© 鱼香奶卷|Powered by LOFTER
看我干嘛

BGM:《지구가 태양을 네 번》(地球绕太阳四圈)

图:-Reikey-

===

和毕雯珺双目相接的一秒,李希侃眼睛咻的一下亮起来,不自然地舔舔嘴唇,即使不敢把开心表露得太明显,但脸上仍隐隐透出几分雀跃。


他挪了挪屁股,把腰挺得更直了些,一时间感觉自己做什么都不对。


李希侃微微低着脑袋,眼睑下敛,不敢直视来者。奶灰色的头发在出门前被主人仔细打理过,松软乖巧地垂在两旁,衬得李希侃更显白皙乖顺,让人看着很想揉上一把。他眼神飘忽,想偷偷打量毕雯珺,却又害怕会再次与之对视。


事实上他多想了。


毕雯珺除去推开门时猝不及防地撞进李希侃眼睛晃...

LOFTER不出互关标识简直害人。

比如我这几天无聊翻粉丝看(是真的很无聊)进行了以一下这么两段内心活动。


翻…翻…翻…卧槽!!这位老师什么时候关注我的!我怎么不知道!!回关马上回关!!OMG我到底什么时候被这位神仙关注的压力好大啊啊啊。


或者


这老师写得太好了吧,悄悄关注嘿嘿嘿。过一会发现粉丝数①,点开一看。卧槽槽槽回关了!!!表面风轻云淡仿佛无事发生,内心开始循环鸡叫,却依旧不敢打招呼(就是勾搭的意思。)


待我哪天又失眠再完整翻一遍看看是哪位偷偷藏匿却没被揪住的老师出来被我关注嘻嘻。或者私个信评个论(没勾搭上微信的(是的,有些老师即使勾搭上了微信我也没敢瞎侃))我...

这是去年五月份写的,后来觉得写得很丧就删掉了。刚和人聊完天突然很迷茫,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顺其自然吧。


=====


又是一个阴天。


李希侃顶着炸毛的头发拉上卡其色的窗帘,坐在床上无所事事。难得空闲了下来。

离开大厂的第三十二天,想念大厂的第三十二天。


公司在大家出了廊坊以后接了各种奇奇怪怪的通告,各种的直播,吸粉丝,赚人气。李希侃发现自己开始怀念在大厂奋斗的四个月,和练习生们一起通宵以后躺在充斥着汗水咸味的木地板上,盯着天花板发呆的日子。


像一个年迈得走不动的老人,颤巍巍地搬来一把椅子,坐在窗边,神情严肃而庄重放着走马灯。生前的一切,嬉笑的,悲哀的。李希侃摸...

还是先看这个http://1990042012128.lofter.com/post/1e03cf2d_eff36e97

补了一次

https://shimo.im/docs/AVYluJBN5Xs1r96M/ 《野狐 补》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再挂去微博

https://m.weibo.cn/5547226362/4328825305458378

还有一些权贵

Merry Christmas.

======


李希侃踩着梯子弯腰接过黄明昊递来的金色星星,遂而小心翼翼地把它立在圣诞树之上,仔细检查以后又跳下梯子后退了几步,满意地打量着这棵两米多高的漂亮圣诞树。

黄明昊看着琳琅满目的圣诞树,不禁咂舌:“哥,你不觉得我们小礼物挂的有点多吗?”

李希侃闻言看了看圣诞树,继续把手中的蓝色小球往上挂:“圣诞树嘛,挂的越多越好看。”

李希侃向来是注重仪式感的,就如同他自己描述的,就算是放假宅在家里也一定要好好洗完澡,准备好饮料零食再舒舒服服地窝在床上看电视。

逢年过节更是喜欢过得热闹,这不,平安夜刚到就搬来一大棵圣诞树——当他刚搬着树...

*又名《恋爱的食光》 


00

大家好,我是space餐厅的临时店长黄新淳。

对于我的到来我想你们也是知道的,简直让这家餐厅蓬荜生辉。

而和我一起到来的李希侃呢…

我就觉得公费谈恋爱真好,好就好在是真他妈的好。

啥也不想说了,作为掌管着收银额的一厅之长黄新淳我表示,这两位请出门右转打车去民政局吧。


9块钱我出了。


01

我是黄新淳,我现在很慌。

上一篇说到我觉得我毕哥真的很刚,但我没想到他能一次又一次地刷新我对刚的界定。

他咋又扒拉那个戒指呢?这么多人在而且镜头还在拍呢。

简直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俩是玩真的。

我为什么...

或许回忆一下这个,纯车预警

https://shimo.im/docs/7kmaa6B2i6IP7lT9/ 点击链接查看「家猫」,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去微博吧

https://m.weibo.cn/5547226362/4301447476124011

=======
这是车有敏感字眼,补几次还是会挂的,补一个微博链接,石墨不再补了
微博搜索id:鱼香奶卷
在我微博里搜“存档”或者文章名字都能找到


《你们冷静点》姊妹篇
其实就是来舒缓一下我等播的焦虑情绪
今天又是dbq小纯的一天
======

00
大家好,我是你们可爱的黄新淳,有几句话不得不说了。

现在是澳洲的夜晚,好冷,但是我的心更冷。

我哥他,好像傻掉了。

01
我说的哥是指我二哥,毕雯珺。

虽然说我大哥好像更恐怖一点,但我最服的还是毕雯珺,因为敢怼我大哥朱正廷还能全身而退的就他一个,是个真男人。

而这个真男人,现在顶着寒风紧张兮兮地拉我在酒店阳台看风景,还不时搓下小手。

就是字面意思,看街道上的霓虹彩灯,看风景。

我先解释一下我们在澳洲干什么吧,就是在拍《奇妙的食光》。

不过你们很快就可以给它改个名字了,叫《恋爱的食光》...

上的链接http://1990042012128.lofter.com/post/1e03cf2d_12a4039ce

滑板车预警,就是不想好好写车的意思(不是)怕吞,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LGFcEYKb7IQFyH9d/ 点击链接查看「黎夜 下」,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

链接补了还是会挂的,可以去微博,id同名

搜索本文名字即可

2018.09.29
西雅图 晴 16°C

00
李希侃在收到今晚B间练习室讲鬼故事这个通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慒的。
就一时不知道该感叹鬼故事这个活动的诡异还是先佩服一下小鬼。
毕竟看王琳凯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沓纸一间间宿舍点头哈腰,宛如路边发传单的老大爷的视觉冲击效果还是挺大的。

还带职业微笑的那种。

01
“等一下,就真的讲鬼故事??”
李希侃对这一消息保持着合理的怀疑,虽然说自己不怕鬼吧,可是………
想象一下一堆大老爷们围一圈坐在练习室里彼此瑟瑟发抖的场面怎么说都有一点gay gay的。
小鬼捧着传单,呸,捧着印有今晚十一点B练习室集合的纸条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当李希侃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这是一个点梗

===

古堡内气氛过于低沉了,长廊上仅有的几盏灯火也明明暗暗,昏黄微弱的火苗跳跃在砖瓦上,延伸出无限的静谧。

毕雯珺端着红酒杯独自倚在窗边,眼睛注视着古堡之外森林树尖的一点点金黄光线。

温和、炽热。

酒杯里的暗红血液顺着杯壁缓缓流淌,杯身折射出窗外的微弱光亮,将毕雯珺嘴角残留的血渍也一并映照了上去。

纯血,注定只能在黑暗下行走,藏匿于暗夜里杀戳。

门外脚步声渐近,justin看到毕雯珺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把资料轻轻放在桌上。

“西城区又死了两个。”语气轻飘飘的,无形中让气氛又沉了几分。

“这个月第三起了,那支异族的吸血鬼已经开始肆意杀戮,现在力量几乎与我们相当,我...

校园/甜/长

“两百名?”李希侃像只炸毛狐狸,被毕雯珺气得甚至有点想笑。“你要我?学习?”

“对。”毕雯珺提着袋子继续往前走着,“到不了卡就别想要了。”

“你这是非法盗窃!你信不信我报警了!”

毕雯珺嗤笑出声,“报警?那我等着啊。”

李希侃一连串说了好几个你你你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难得碰到一个比自己还无赖的人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在脑内飞速运转该如何反击,李希侃突然发现毕雯珺停下了脚步,也一同站定茫然地看向他。

毕雯珺在看他。

察觉到毕雯珺垂着长睫毛,视线沿着自己的鼻尖向下,刻意在嘴唇周围临摹。

李希侃被盯得不自然,抿了下嘴唇,“干…干嘛?”

“能进的话,还附赠一个其他的...

甜不过蒸煮,看我开始无脑瞎舞

虽然你们现在应该不需要我

=====


00

各位,不就是谈个恋爱吗。

你们冷静点。

01

我是李希侃,今天真是幸福的一天。

用超话里的话说就是过年了。

现在是澳洲的夜晚,比你们早了两个小时,澳洲的冬天不算太冷可是夜晚也凉。

我盘着腿坐在床上玩手机,听到开门声抬起头,毕雯珺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走了出来,

“诶老毕,我们俩的事估计暴露了。”我继续低头刷着手机。

毕雯珺倒是很高兴的样子,“是吗?怎么了?”

我划了几下举起超话排名给他看,1字开头的排行特别醒目。

“她们这么有精力啊。”毕雯珺覆盖住了我的手在屏幕上滑动了几下又松开继续擦头发。...

校园/甜/长

睁开眼睛,毕雯珺从沙发上坐起身抓了抓前夜被醉酒狐狸折腾得乱七八槽的头发,认命似地站起身走向房门。

房间里还是一片黑暗,熟睡的气息混着酒味漫得满屋子都是,毕雯珺一进门就皱起了鼻。

拉开窗帘透进来的阳光让李希侃一下子缩进了被子里,胡乱摸索着抓过一个枕头压在脑袋上,哼哼唧唧地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

毕雯珺叉着腰俯视着床上那一坨小东西,深吸一口气,得,今天也不用去学校了。

扯开李希侃压得严实的枕头,受到强光刺激的狐狸紧闭着双眼,红糟糟的鼻尖让人看得有些想笑。

毕雯珺附下身在李希侃耳边嘀咕了句什么,睡得半懵半醒的狐狸直接从床上蹦跳起来,还裹着一团被子警惕的看向四周。

可能是什么狐狸馅的粽子。

目光触及毕雯珺...

久等了

===

——听说李希侃脱单成功了

🔗【5】

感谢@花时花开 太太的文梗授权

一个实质好像和ABO没有什么关系的文

===

“我奉劝各位Alpha没事不要装B,很烦。”李希侃倚着毕雯珺严肃地说道。

/

明人不说暗话,李希侃是一个Omega。

可是进大厂这种危险横生的地方,还是伪装一下比较好,他可不想随随便便就被标记,丢人。

带着信息素抑制剂李希侃就这么愉快伪装成了Beta准备度过快乐的四个月。

其实吧,大厂的日子还是挺有趣的,李希侃和乐华几个都玩得挺好,主要乐华那几个都是B(等级),而且他们都是Beta,混在里面好掩人耳目呀。

但是奇怪也是真奇怪,比如正廷仓鼠一脸O像怎么会是B呢,丞丞老毕看着也很A啊竟然是个B。

乐华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招人都要统...

校园/甜/长

没有尝试过生命中突然出现一个人,他以一种绝对的自信出现,开始一起共享你的生活和喜怒哀乐。

会安抚你的坏情绪,也会恰到好处的关心,可能有时候嘴硬口是心非,可你知道他是在意自己的。

李希侃承认这种感觉会上瘾,以至于害怕失去。

摸出长年戴在脖子上的项链,末端镶嵌着一颗圆圆的小黑石,不是什么稀有珍宝,就是普通的小石子。

石头的周身已经被打磨得光亮,黑漆漆的像他的守护神,藏在衣料之下紧贴着胸口,塑封了父母还未开始繁忙的快乐时光。

小黑石的重要性是无与伦比的,抛却那层因素后,东西戴久了难免产生感情,习惯了一点点的小凸起久而久之也就离不开身了。

说到底还是安全感的缺失。

看上去大...

00

小鬼:我要换练习室。

01

我是小鬼。
本来是在大厂占有一席地位的根正苗红rap少年。
现在只是一个惨遭茶毒的小可怜。
罪魁祸首是李希侃和他的同谋毕雯珺。
烦。

02

众所周知,李希侃和毕雯珺正在甜甜蜜蜜地谈恋爱。
哦,不好意思,你们不知道。
但是现在你们知道了。
大厂的小情侣千千万,鬼哥我现在只觉得人生没有了动力活着好累。
现在是第三次舞台考核,我觉得我们这组也真的是可怜,走到只剩三个人。
其实吧是有点伤感,但是我得忍住我要做一个酷bro.
卜凡,哎,卜凡这大雕哭得稀里哗啦的都给我哭懵了你知道吗,厕所里抽抽啼啼地出来以后回宿舍又给我嚎一嗓子说后劲太大缓不过来再哭一会。
想象一下那种...

校园/甜/长

敏感词到底在哪…

https://shimo.im/docs/F2ABPPpcoEoBO17u 点击链接查看「口是心非 Ⅴ」,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我可能就是得被催更了才能爬得起来更文
拖延症晚期罢了

======


——听说李希侃失恋了

🔗【3】
🔗【4】

校园/甜/长

======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就好像只是找了一个新的居所,没有差别。

“诶希侃,你觉得毕雯珺他怎么样啊。”坐在食堂里的小鬼向着另一个角落的背影扬了扬下巴。

“还行吧,相处起来也挺好的。”李希侃专心地和餐盘里戳不起来的丸子搏斗。

小鬼扭过头来,“不是你都住了有几天了吧?”

“跟被包养了似的…”黄新淳的声音幽幽地传过来,接收到李希侃威胁的讯号后又即时闭了嘴巴。

世界这么美好,还是活得久一点比较好。

李希侃顺着两人的目光也看向毕雯珺的背影,难得微微红了下脸,随即又恢复如常。

其实他是觉得两个大男生睡在一起也没什么关系啦,在确认过自己对毕雯珺好像并不反感以后也就大大方方地睡去他房间了...

我开始造糖了。

======

00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小黄人黄新淳。

我是真的不想再拥有姓名了。

01

大家觉得我们乐华七子里谁最省心呢?

我没有要cue自己的意思,我只是皮得不外露。

有人说是泽仁和雯珺,大师兄其实勉强算一个吧,毕竟他最多看动漫看到半夜被控诉扰民罢了。

可是毕雯珺。

呵呵呵呵呵呵。

02

大家知道我们乐华是有一个“交作业”的传统吗?就是当队长在群里艾特了全员,那么交作业的时候就到了。

我可是有被夸为乐华最会拍照的人,所以作业质量总是又快又好,还经常超出份额。

这个时候就有人开始蠢蠢欲动了。

权哲是六个人的拍照景点,而我,是毕雯珺的拍照景点。

雯...

校园/甜/长

======

“李希侃,李希侃。”

脸被轻轻地拍着,李希侃吃力地把烦人的手扒开,“哎!新淳我再睡会,就一会会………”

“李希侃。”像魔音一般无限循环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然后重重地一掌拍在李希侃的屁股上。

不是新淳。

挣扎地从梦中醒来,李希侃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宿舍里了,抱着被子坐起来发懵。

“醒了没?”毕雯珺居高临下地看着在榻榻米上缩成一团的李希侃。

“嗯嗯嗯。”
明显还没有。

“你知道我是谁吗。”
“嗯嗯……嗯?”

好奇怪的问题,李希侃费力地把眼睛眯开一条缝,看到已经梳洗好的毕雯珺,严肃地转过头盯着墙壁发了会呆。

“拉我起来。”

拉开的薄绿色窗帘下透过来缕缕光丝,温柔地铺在李希侃身上,像一个发着金光的小...

校园/甜/长

======

摁下电梯按钮,密封的空间开始上升,李希侃看着站在电梯门口的毕雯珺,心里砰砰直跳。

还是,有一点,紧张的。

敲门后等待的时间并不算太久,一个小男孩抱着平板颠颠地跑来开门,看见李希侃愣了一下又跑开了。

目测是一二年级的年纪,毕雯珺看着自家弟弟无视李希侃的举动,弯腰脱掉了运动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弟弟,二年级,这小孩现在有点皮不好管。”

李希侃点点头看着小孩跑开,男孩的戒备很明显,怪自己长相太嫩还是这种发型,说不定人家根本没把自己当哥哥看,要不是身高在这压着,估计白眼都翻起来了。

坐在沙发上,毕雯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拍了一下弟弟的脑袋,“你不是去跆...

校园/甜/长

======

天气开始转凉了,毕雯珺走在过道上把一摞作业往上挪了挪,手臂已经被压出了两道红色细痕,用胳膊肘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的冷气开得很足,气流在空气中旋转,夹杂着一些语气不平静的声调传进他的耳朵里。

毕雯珺侧头望过去,教导员拿着本子卷成圆柱体指着墙边的男孩子训斥着什么。那个男孩子低垂着脑袋,看起来兴致并不高涨,连出声顶撞的兴趣都没有。

头发染成金黄色,但已经掉得差不多了,半黑半金看起来有些不羁,勾起的嘴角带着嘲弄的微笑,只是背在身后的双手出卖了他。

食指用力抠着皮肉,还有一排密麻的指甲印,刘海因为下垂盖住了眼睛,大致能看出他在盯着地板发呆,教导员的每一句话却一丝不落地听了进去。

“你...

——听说李希侃失恋了

🔗【1】

六一快乐!

设定来自《求婚大作战》

文章结构来自葵子酱的求婚大作战

======


-01-


“雯珺再往这里看一点。”


“好,头稍微低一点”


“大家辛苦了,今天可以收工了。”


毕雯珺脱掉长风衣递给一旁的助理,往化妆室走去,傲人的身高和腿长让他在一众人当中格外的显眼。


在出了大厂之后,乐华趁着热度把他们打包送出道,七年红火已经达到了男团极限,如今公司让他们各自发展,毕雯珺不意外的走上了模特和歌手的道路。


低头把玩着手机恰巧看到黄新淳的来电,毕雯珺划过手机界面接了起来。


“新淳啊。”


黄新淳进了演艺圈,因为戏路宽档期也满...

大家好,我是一个代拍,而且挺自私的。

为了钱去打扰明星的私生活难道还不够自私吗?但是管他的,钱比较重要。

一组拍得足够好的图是可以上千的,那些追星追得死去活来的粉丝什么时候会不希望看到新鲜的爱豆吗?不可能的。

本来是打算做做代修职黑啥的,可是来钱不如代拍快,编料又想得我头发要掉光了,最后只好作罢。

而且每天跟机飞来飞去的生活我还挺享受的,感觉自己像个成功企业家,上午还在埃及晒太阳下午就飞去日本喝咖啡。

然而事实是不管寒风酷暑我都得扛着大炮四处跑,都是生活的错硬生生把萌妹子逼成糙汉子。

最近有一个新的节目叫什么偶像练习生挺火的,一百个还没深涉娱乐圈的大男生,粉丝体系和保镖都没有大明星...

* 文末的《真相是假》来自同名歌曲,为这首歌爆哭

======


“用这个小镇,在不长的生命里为你留下专属记号。”


/


毕雯珺初到萨德姆小镇,是一个阴雨天气,他推开小镇街尾的一个木房小屋,里头清爽的夏日气息扑面而来。


Slow coffee.


这也许是毕雯珺选择它的原因,慢节奏咖啡。背着木吉他,门口的风铃随着他的动作发出一串欢快的声音


“Hello,welcome to slow coffee”,一个围着亚麻色围裙的男孩子站在吧台笑着和他打招呼,嘴角的甜度刚刚好。


“威士忌。”


“你是中国人??”男孩的语气是抑制不住的雀跃,想来是在异国待久了,碰...

木子洋的房间和普通的男生没有什么差别,一样的篮球钢铁侠蜘蛛侠,从小有一个英雄梦。

可床头却一直摆着一个小王子的玩偶,绿色运动服长长的围巾金黄的头发,小王子特别可爱,静静的躺在床头蜷曲着身体睡着。

你说吧木子洋天天在外头顶天立地你洋哥,可奈不住有一颗怕鬼的心,从小便把安全感寄托在玩偶的身上。要抱着才能睡得着,到底是个大男生总不能像个姑娘一样满床的娃娃,最后他选择了这个小王子来陪伴自己。

木子洋害怕关灯以后的房间,床下有人衣柜有人门后有人窗帘后哪里都有人,这时候总得把小王子紧紧地抱在怀中才安稳,睡不着时就和小王子聊天,天南地北啥都说。

小王子早就是家人的存在了。

要说是单单怕黑那也倒还好,眼睛一闭呼噜声打起...

李希侃看着电脑屏幕里呆愣的自己,脑子里依然重复循环着那句“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

作为一个英语系的,李希侃觉得自己找到了学习英语以来听过的最标准的腔调,甚至于忘记了去想东北口音是怎么和播音腔转换自如的。

“你好啊,希侃。”耳机里的声音再随着小麦克风的出现同步响起,同时随着空气的传播李希侃觉得有一股气流入耳。

李希侃抬起脑袋看着屏幕,自觉听到了脖子扭动的咔嚓声响,直播画面中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对着他安静的微笑,手中拿着一瓶可口可乐。

“!!”李希侃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运动神经如此发达,摘下耳机,合上键盘,伸手挡住摄像头,转身。

“你…...

“不好意思哦,我们只剩下1区和3区的两个位置了。”前台的网管看了看电脑系统,抬头对面前两个过于养眼的男生。

“那就这样吧。”估摸着已经超时的李希侃全身都散发着不安的气场,等会侃分得把自己扒了吧。

本着做东的思想,李希侃从冰柜里拿出可乐和柠檬茶,递给毕雯珺,然后就风风火火的跑向电脑,没有再注意他坐在哪。

果然,直播间已经炸开了,纷纷嚷着什么老大迟到了要惩罚,不然取关一秒钟吧啦吧啦。

“嘿嘿嘿”小狐狸的专属笑声,李希侃带着讨好的笑容出现在镜头内,“好啦好啦,我今天让少年王一起吃鸡了,别气啦~”

直播间静寂了几秒,就真正意义上的炸开了,李希侃看着满屏的玫瑰和飘屏的99,一个个都不要钱了吗…...

最近look平台开启了新玩法,不再单单给各自喜欢的主播刷礼物,还开启了冲榜的排名比赛,各家主播厮杀得厉害。

 李希侃倒不在意这些,可侃分就是以侃妈能打出名的,这样的比赛又怎么能输。一边骂着look吸血这个月要吃土了,另一边刷起礼物倒是丝毫没有手软。哪个粉丝不希望自家的墙头是the best。虽然平时皮归皮,那也只能宠着不是吗。 

李希侃看着侃分礼物一波一波的刷,心下第一反应竟是心疼她们的钱,可能是个三观与他人不太相同的主播吧。可叫她们停手又不太现实,等会嚷着自己好懂事好乖投得更起劲了怎么办。 左思右想只能为侃分谋更多的福利,可是自从和少年王连麦了以后,一切的画风都变得有...

只不过是想着毕侃为什么在大厂总是没镜头的一点小产物罢了
======

大厂的生活总是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谁在采访里说过,有时候早上三四点就得起,有时候晚起得感觉不像在大厂。

不是所有人都像黄明昊范丞丞那样三天三夜不睡还是嗨得起来,大多练习生都是镜头前打鸡血,镜头后除了练习能睡就睡。

其中以李希侃为首的睡神组织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同寝室的郑锐彬对此深有体会,在某次的后台采访中激情控诉了李希侃的种种行为。

“可能你把他这样抓起来,然后扔到地上,他都不会醒过来,他不是不肯起,是真的没有醒过来的那种。”

即使李希侃万般不想承认,可是难辩众人的口舌,自己也只好在镜头前认证了睡神的体质,“就是可能你...

回到家,李希侃被彻底的禁足了。一连好几天连小院都出不去,从下人的三言两语中李希侃才渐渐了解到,宫廷内乱,作为朝中大臣的李氏被人陷害,本是一届忠臣却被挑拨得落入困地,皇帝的不信任使得李氏进退维谷。深怕遭受突然的陷害,只能将小儿子藏在家中不肯放出一步。

朝中事李希侃无权参与,更没法左右昏君当道,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无力。空有一身热血又如何,这世道只有强大才能立足,没人管你是对是错,就如君要臣死臣便不得不死。李希侃终于明白了世人并不是在意自己一个区区小公子能否独当一面,而是在意又能挡得住些什么。

什么也挡不住。

李希侃又一次在床上辗转,已经许多日子没看见毕雯珺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何如此牵挂...

李希侃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缠着爹爹要找到毕雯珺的消息,李府大人也是个性情中人,认为感谢一下小儿子的恩人是有必要的。可长安城那么大,找个人又谈何容易,只是大海里捞针碰碰运气罢了。

几日都找不见那个高个子哥哥,李希侃有一点失望,总是想着那高挑的身影。这日,他又晃到了池塘边,惊喜的发现了毕雯珺,李希侃跑了过去叫住了他。毕雯珺话不多,李希侃说上十句他也未必回一句,可李希侃又见他听得认真,也就不甚在意。

李希侃也不知道为何就是如此喜欢眼前这位哥哥,反正从学堂的老先生教他识字到娘做的桂花糕,从街头摆碗茶的店小二到路口卖糖葫芦的老爷爷,通通说了个遍。

“对啦,那家糖葫芦是顶顶好吃的,老毕你跟我去吧...

李希侃是一个职业代修,虽然入圈也没多久,可到底也是以过硬的业务能力得到了广大站哥站姐的青睐,专修明星接机图。

最近李希侃接到了一个单子,好像是今年有点要大势的当红偶像,叫什么毕雯珺。图大概有三十张,和站姐商量了一下天亮之前就需要返图,毕竟当红爱豆的粉丝都是急切需要新鲜爱豆的,李希侃叹了口气,又要通宵修图了。

这次的站姐人挺好的,没有遇到以前那种要求很多的情况,唯一的要求只是别把泪痣给修没了。李希侃一口答应着,打开笔记本准备开始新一轮的工作。

 代修的技术高超的话其实和整容也没什么差别了,而李希侃见过很多的前线图,其实每个明星远没有表面所来的光鲜亮丽,肤质差痘印多的大有人在,靠...

本来还担心着会不会被发现等级的秘密,可李希侃等了半天也没见对方有回应。得,麦克风都没开,新手无疑了。

 李希侃蹭了蹭床边的仿真小白猫,又认命的抓起电脑敲字,“哥哥点麦克风哦,吃鸡要连麦的”。砍分们纯以看热闹的心态看着直播,想要安安静静的享受一下突然冒出的乖囚囚,直播间也慢慢安静了下来。 

终于看见Biiii火力少年王的名字框后面出现了小麦克风的标志,带着些些的杂音。李希侃恶趣味的想了想,不如搞一个新手养成系好了,找一个声音还过的去的汉子凑合凑合,满足一下天天为他拉郎的砍分的小心愿。

 可对面那位少年王却不曾说什么话,倒是像与李希侃互补了一样“哥哥我们跳哪呀”...

李希侃是look平台上的吃鸡主播,奈何学生的身份不好在宿舍中摆出太多装备,只能每天提心吊胆的搬电脑收电脑,直播时长虽不如其他大主播来得久,可到底也是以“带着三个拖油瓶还是吃鸡了”的技术和超级能侃的奶音,俘获了大批粉丝。

 只要开播了look首页就能看见saykkkkan的直播提示,好歹也是在吃鸡排行上上了名次的主播,为了巩固粉丝基础,李希侃偶尔也翘几次课去附近网吧来一次满足粉丝福利的超长直播。 

学校论坛上的许多冲浪少年少女,也渐渐的发现了大二英语系的李希侃就是look上是saykkkkan,使得李希侃在学校里也渐渐的有了一些人气,本来想走的是高冷男神的路线,可奈何一开...

-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