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洁癖 瞎磕勿扰

【毕侃】黎夜 上

这其实是一个点梗车,但是我太废话了

所以剧情节奏加快了一点
======

古堡内气氛过于低沉了,长廊上仅有的几盏灯火也明明暗暗,昏黄微弱的火苗跳跃在砖瓦上,延伸出无限的静谧。

毕雯珺端着红酒杯独自倚在窗边,眼睛注视着古堡之外森林树尖的一点点金黄光线。

温和、炽热。

酒杯里的暗红血液顺着杯壁缓缓流淌,杯身折射出窗外的微弱光亮,将毕雯珺嘴角残留的血渍也一并映照了上去。

纯血,注定只能在黑暗下行走,藏匿于暗夜里杀戳。

门外脚步声渐近,justin看到毕雯珺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把资料轻轻放在桌上。

“西城区又死了两个。”语气轻飘飘的,无形中让气氛又沉了几分。

“这个月第三起了,那支异族的吸血鬼已经开始肆意杀戮,现在力量几乎与我们相当,我怕…”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支外族的吸血鬼靠近了古堡界外,等毕雯珺等人有所察觉时对方已藏匿好踪迹,现在敌暗我明处境愈发被动。

两个异族的吸血鬼没理由和平相处,如今三起并不友好的礼物闹得满城皆慌,justin的担心并无道理。

毕雯珺收回视线,不能在阳光下行走,对于阳光多看一秒心中的欲望和郁燥感就多一分。

大致地翻动了一下资料毕雯珺放下酒杯,血液溅起了一点点涟漪而又随之晃动,“依然没有任何踪迹吗?”

“目前…”

“雯珺justin!”范丞丞急匆匆地走进来打断二人的对话,“刚才抓到了一个人。”

“人?”毕雯珺皱起了眉头。

等小人被五花大绑的提进来时已经昏过去了,想来是吓得不清,毕雯珺蹲下身,手指搭上他削尖的脸颊。

justin盯了一会,又转头看向范丞丞确认,“这只是个普通人类吧?”

“是普通人类,身上没有吸血鬼的味道。”范丞丞点点头。

毕雯珺站起身,又重新端起酒杯,“哪抓的?”

根据范丞丞的描述是森林界外发现的,当时应该是迷路了,也不知怎么的就闯入了结界。按理说不应该随意招惹普通人类,可时期特殊而他出现的地点又敏感,范丞丞也就把人一并抓回来了。

“趁人没醒赶紧放回去吧。”justin皱着眉看向两人,“摊上人类很麻烦的。”

毕雯珺还在注视着那人的睡颜,正欲开口就发现他睫毛颤了颤,下一秒便悠悠转醒了。

李希侃醒过来看到三个脸色过于苍白的男人俯视着自己,衣着都与自己无异可是就是哪说不出的怪异,下意识地贴着墙壁往后缩了缩。

开口的声线都带着点颤抖,“你们是谁?”

毕雯珺再次蹲下身,与他四目相对,对方眸子里的恐惧清晰可见,像蒙着一层模糊的灰雾。

“你叫什么?”

“…李希侃”

“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李希侃小心地看了眼面前这个语气温柔的男人,思考了半响才再度开口,“我也不知道,有一个东西在追我,我一直跑到森林里就没知觉了。”

范丞丞摸了摸李希侃的脖颈,李希侃又吓得一哆嗦可是依然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反而带着求救似的目光看向毕雯珺。

“没有受伤,但是…异族已经疯狂到去招惹人类了吗?”范丞丞收回手指,顺手拿起桌上的资料翻看。

李希侃听到这话停下揪着绳索的动作,连带着嘴唇都抖了起来,“…人类?”。

其实从三人的整体风格和杯子中明显不是红酒的液体李希侃早已猜出一二,只是迟迟不敢相信,他不太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可也不代表能消化得掉如此一个刺激。

Justin和范丞丞对视了一眼就走出了门外,把烂摊子丢给毕雯珺这种事情他们大概几百年前就干得得心应手了。

毕雯珺将手伸去李希侃的后背解开绳结,李希侃揉了揉被粗制绳索摩擦得有一些红肿的手腕,又眨了眨眼睛终于适应下了周遭黑暗的环境。

大抵是因为毕雯珺刚才的语气太足以安抚人心的原因,相比刚才离去的两位即使眼前这个看着更冷可李希侃还是自在了一些,他捏了捏微微发软的小腿,在确认毕雯珺还不会伤害他的前提下扶着墙壁企图慢慢站立与他平视。

“你们...”

“你不害怕吗?”

李希侃舔了舔有些干渴的唇瓣,眼神在酒杯中的血液和毕雯珺之间飘忽,“怕是怕,可你们不是也没对我怎么样嘛,就...想想好像还有点酷。”

说完毕雯珺没有再接话,气氛一时间凝重了起来,李希侃看着对方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内心又开始发怯眼睛往四处乱转,怎么说...也是一个活的吸血鬼啊。

好像过了半个世纪那么久,毕雯珺哑着嗓子的音色才在李希侃耳边炸开,又好像传了很远很远,“你别装了。”

李希侃懵圈了脸,“什么?"

毕雯珺拽上他的衣领,瞪得血红色的眼睛有一点唬人,“是你吧?哪一个普通人能顺利的逃脱吸血鬼的追捕还刚好进入森林被抓进来,是你设计好的吧?”

指尖的力量还在加大李希侃脸涨得开始发红,在眼皮底下连犯三起案子这种被全力压制却又束手无策的情况毕雯珺何曾有过,可偏偏对方是如此狡猾一丝破绽都不落下,继续这么下去被吞噬就是早晚的事情了。

“你..放手啊,我要窒息了..”李希侃拍打着毕雯珺的手背,脑海中的唯一想法是这人有病吧一下子变这么快。

等毕雯珺冷静下来才发现李希侃已经吓到腿软得几乎站不住,捂着脖子咳得断断续续,这回倒像是破罐破摔了一般彻底放弃了恐惧,梗着脖子与他对视。

毕雯珺垂着眼睛看着重新瘫坐回地上的人。

又不像了。

转身也向门外走去,身后的李希侃叫住了他,“喂!你们什么时候放我走啊!”

“毕雯珺。”

“什么?”

“不叫喂,我叫毕雯珺。”毕雯珺的声音淡淡的,可能在为方才自己的失控感到愧疚,“可能要委屈你在这住一阵了。”

李希侃冲门的方向赌气似的哼了一声,视线落回桌面上余留下的酒杯和资料,瞄了几眼才嘀嘀咕咕地说“什么吸血鬼,乱七八槽的...”

/

说是住一阵其实就是被软禁在古堡之内,除了看到血还是一阵寒颤以外李希侃生活得还算惬意。

"谁告诉你我们喝的是人血,你这个思想就很迂腐。”Justin大大咧咧地仰躺在床上,斜眼看着李希侃。

除去当初抓他来的范丞丞三天两头不见踪影,和毕雯珺时不时来试探一下他到底是不是异族派来的以外,就剩下Justin天天跑来找他聊磕,带着孩子气非说要和他了解外头的世界,而每当李希侃笑他幼稚的时候Justin反而扳起了脸,装模作样地说我可比你大了几百岁呢你这个无知的人类。

“你们吸血鬼到底怕啥啊。”

在和Justin询问会不会一个不高兴就吸干他的血时得到了Justin一个巨大的白眼说我们是吸血鬼又不是饿死鬼,天天喝那么血干什么之后,李希侃彻底确认了自己的安全,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

“真的不怕大蒜吗?”

“怕大蒜的都是低级的小吸血鬼好吗,像我和丞丞雯珺这种大吸血鬼怕的只是阳光而已。”Justin瘪瘪嘴,“谁又喜欢一直生活在黑夜里呢,可是如果光照在我们身上的话,下一秒你就会看我们嗖嗖的直接化成白烟就凉掉了。 ”

“...你形容的还挺形象的哈。”

相处久了隔膜就越发减少,李希侃甚至发现Justin处事虽成熟可内心完全就是一个小孩样儿,范丞丞吃得有点多,而毕雯珺的话也远没有看上去的那般冷淡。

“你待在堡里这么久会不会闷吗,我带你出去走走呗?”Justin捺不住寂寞,即便是不能接触阳光也总是想着出去晃晃。

“老毕不是不让我出去吗,你不怕我跑了啊?”李希侃嫌毕雯珺三个字喊来麻烦,一来二去的干脆直接喊起了老毕,无形中关系倒是近了一分。

“嚯!我一个吸血鬼是看不住你区区一个小人类的吗?那我Justin颜面威望何存啊?”

李希侃看着Justin气鼓鼓地从床上倒坐起来的脸,不禁有些好笑,“算啦,我也不喜欢晒太阳。”

“真的是不喜欢吗?”还是不能。毕雯珺走进房来,几天下来李希侃早已习惯 了毕雯珺时不时的冷嘲热讽和语句中的设阱,并做到熟视无睹。

“我真不是你说的什么异族啊,我一大好青年为什么就是非得被你扣一盆吸血鬼的锅呢?你是觉得自己的尖牙太好看以为谁都想要是吗?”待得惬意也不是代表李希侃就愿意这般无终无日的被囚禁于古堡之中,可每当他嚎着说毕雯珺认错了后者又充耳不闻。

这日子待得着实令人焦虑。

/

古堡的四周很安静,一只飞鸟掠过都要担心会不会惊动什么,李希侃双手撑着脑袋在窗户倚着。

窗外的森林有点暗系森林的意味,总之一切的生命,灵动都与它无关。沉寂的独自守在古堡四周,密集的树木隔开了外面的世界,只剩几缕微弱的阳光洒在树梢上。

可森林太黑了,光也看不见似的。

“发呆呢?”毕雯珺走近,停脚立在一旁,穿着一件以黑色为主调长风衣,翻起的暗红领口把他的脸衬托得愈发苍白。

是易碎的,李希侃想。

“太黑了。”李希侃转回脑袋说了一句,毕雯珺顺着李希侃的视线把目光也落去森林深处,看了无数遍的森林,“你不觉得太黑了吗。”

“怕?”

毕雯珺没有直接回答,而后又几近不可捕捉的轻叹了一声,“这个森林隔绝了人类与我们的世界,而这里的低级吸血鬼也与我们隔着一定的距离,可就算是他们也活得比我们更有温度。不过说回来,还是一样的渴望阳光罢了。”

察觉到李希侃再一次看过来的目光,毕雯珺侧头笑了回去,“没想着要你听懂。”

固然是怀疑李希侃的身份的,即使说出了这样的话也不代表解除了怀疑。只是内心开始慢慢的倾向与李希侃不是,不是异族的身份,不用以敌对相视。

又或者,希望李希侃是能在温煦阳光下的,不必躲在暗处如同他一般窥视。

然而只是到现在李希侃都缩在堡内没有接触过阳光,也不排除是真的不喜欢晒太阳的可能,可终归是没触及阳光,所说的一切都还有待证明。

是普通人类,碰到光,依旧能跑能跳。若不是,下一秒便化为白烟。如此简单的验证方法毕雯珺却从未提及。

尽管李希侃几百次摇着头告诉他自己不是什么异族。

“所谓的阳光不仅仅只是这个有着实质温度的光线而已。”良久的沉默之后李希侃突然冒出了一句。
“即使是人类的世界,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所谓阳光,只要能让你的心柔暖亮堂,那就是光了。”

毕雯珺皱起了眉,重新直视身边稍矮了一些的李希侃,从眉骨开始到鼻尖流畅的线条,细眉细眼小小的一只,眼神出乎意料的像一潭黑水,看不清情绪。他隐约恍惚听到了一句低喃,刚想仔细那句话就被揉碎在风里飘得很远,不见了。

李希侃失笑地把视线重新虚焦回森林,没有再说话了。

远远的看两人并排站着,毕雯珺的视线依旧停留在李希侃身上,太远了看不清神情,只是沾染了几分柔和。

-tbc-

评论(6)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