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 拖延症高级玩家

【毕侃】千世情缘(中)

李希侃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缠着爹爹要找到毕雯珺的消息,李府大人也是个性情中人,认为感谢一下小儿子的恩人是有必要的。可长安城那么大,找个人又谈何容易,只是大海里捞针碰碰运气罢了。

几日都找不见那个高个子哥哥,李希侃有一点失望,总是想着那高挑的身影。这日,他又晃到了池塘边,惊喜的发现了毕雯珺,李希侃跑了过去叫住了他。毕雯珺话不多,李希侃说上十句他也未必回一句,可李希侃又见他听得认真,也就不甚在意。

李希侃也不知道为何就是如此喜欢眼前这位哥哥,反正从学堂的老先生教他识字到娘做的桂花糕,从街头摆碗茶的店小二到路口卖糖葫芦的老爷爷,通通说了个遍。

“对啦,那家糖葫芦是顶顶好吃的,老毕你跟我去吧!”瞎扯的功夫里李希侃已自觉更改了称呼,拽着毕雯珺往南走。毕雯珺没有拒绝,也就任由着李希侃扯着他逛。毕雯珺看着那一颗颗红色的小球,倒是真觉得说不出的惹人爱。

“这个好吃吗”毕雯珺看这眼睛都在发光的李希侃 “当然啦,我最爱吃甜食了,悄悄告诉你一个小秘诀哦,如果你不开心的话就吃糖吧,这会让你开心起来的!”李希侃接过两根糖葫芦,递了一根给毕雯珺,又掏出了些碎银给爷爷带着毕雯珺走向了夜市,似是要把本已熟悉至极的长安街再玩一遍的那般。

一天四处玩下下来,李希侃自然是开心的,看着老毕虽仍冷冷清清的,可想必他也挺高兴的,眼睛向来藏不住人的欢喜。虽然李希侃很好奇毕雯珺为何会对长安街最最出名的糖葫芦都不甚了解,但既然自己已带他尝了个鲜,那就值得了。

李希侃已在家好几日了,爹爹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板着脸,娘的眼睛总是哭肿的。李希侃想问问缘由,可却总被说小孩不要掺和大人的事。李希侃很委屈,他想说自己也快成人了,可以当一个男子汉去保护想保护的人,可总是没有人信他的。

那只不过是区区一个富家小公子罢了,懂什么人间疾苦。

李希侃被家中的紧张气氛影响得寝食不安,想出去晃晃,可家丁却把大门都守了起来,说是奉李大人之命任何人都不能进出。李希侃终于是憋不住了,找了个小窗户翻了出去,一身的尘灰,好不狼狈。

怕在街上乱晃被家中人撞见,李希侃不知道还能去何处,想了想,又转身向小池走去。李希侃没有再看见毕雯珺,只是池中花依旧灼人目光,李希侃红着眼眶,一颗一颗的小石子砸向水面,他讨厌被人看轻,讨厌对家中的一切都一无所知力不从心。

“别砸啦。”是那个熟悉的语调,李希侃惊喜地回过了头,又看到了毕雯珺。今天他一身黑袍,头发依旧整整齐齐的束好。好似那般与世无争,看淡红尘。

李希侃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何一看见看前人就想放下一切防备,又开始哽哽咽咽地叙述家中的一切,他人的不信任。他拽着毕雯珺的手说自己也想要独当一面,而不是畏畏缩缩的躲在他人后头。

毕雯珺没有打断他的话,看小人说得急时才偶尔伸手抚着他的背,安慰一下李希侃激动的情绪。

“希侃,你看这一池的花。”在李希侃的情绪渐渐的稳定下来时,毕雯珺才慢慢地开口,“有花无叶,你可曾注意到过。”李希侃看着花,这才反应过来它为什么如此绚丽,只见血红的花瓣,却不见丝毫绿色。

“彼岸花,花开无叶,相传是开在冥界忘川彼岸的血一样绚烂的鲜红的花,当灵魂度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的种种,曾进的一切留在了彼岸,开成妖艳的花。”李希侃又一次的因这些花瞪大了双眼,眼底却不再见对它的喜欢,甚至于停止了抽泣。

所以他掉入池中才会如此寒气逼人,所以这些花才会如此艳丽,所以这些花其实如此不详…毕雯珺看着李希侃呆愣住的模样轻笑,变戏法般的掏出了一根糖葫芦,递给李希侃。“好啦,别哭了,你会有一天能抗得住世俗的一切,不再畏惧人间的冷言蜚语,就一直那么做自己的。”

李希侃接过糖葫芦,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心情也渐渐好转。果然,糖是能让人开心的东西呢。

而吃得开心的李希侃没有发现,自己和毕雯珺的每次相见都伴着这彼岸花的出现。

=============

彼岸花花语:天堂的来信,绝望的爱情

-tbc-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