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 拖延症高级玩家

【毕侃】千世情缘(下)

回到家,李希侃被彻底的禁足了。一连好几天连小院都出不去,从下人的三言两语中李希侃才渐渐了解到,宫廷内乱,作为朝中大臣的李氏被人陷害,本是一届忠臣却被挑拨得落入困地,皇帝的不信任使得李氏进退维谷。深怕遭受突然的陷害,只能将小儿子藏在家中不肯放出一步。

朝中事李希侃无权参与,更没法左右昏君当道,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无力。空有一身热血又如何,这世道只有强大才能立足,没人管你是对是错,就如君要臣死臣便不得不死。李希侃终于明白了世人并不是在意自己一个区区小公子能否独当一面,而是在意又能挡得住些什么。

什么也挡不住。

李希侃又一次在床上辗转,已经许多日子没看见毕雯珺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何如此牵挂,只是觉得与他待在一起的时光都是美好的,再多的不安与恐惧都能被他安抚下来。内心轻轻掐一下,就甜得要溢出蜜来。他觉得,自己想毕雯珺了。

李希侃没有想到,再一次看见毕雯珺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朝廷终究是按耐不住了,天一亮便派人赶往李府。李希侃透过爹爹的衣襟,看到官员之中那个熟悉的身影。原来毕雯珺是朝廷中人,朝中杂事让他对长安街的一切陌生也是情理之中吧。

“老毕…”

李希侃觉得有点目眩,毕雯珺仍然面无表情,甚至刀刻的五官上还带着不怒自威的神色,这样的毕雯珺他很陌生。官员压走了爹娘,在李府中肆意收刮,他隐隐听得到了什么“抄家…”“满门问斩…”的字眼。

李希侃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又是那只手,但李希侃已觉得不再温暖。这手把自己拉起来,是要走向死亡的吧。李希侃感觉到毕雯珺拉起了自己,在嘈杂的人群中穿梭,竟拐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小庭院,不是车牢。

到底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这突如其来的巨变还不在李希侃的承受范围之内,可他逼着自己不要哭出来。毕雯珺看着这样的李希侃,心中泛起阵阵的心疼

“昏君当道,我知道李大人绝不可能干出那些勾当,我带你走。”

“不…不要”

李希侃摇头,我已是世人眼中只知吃喝玩乐的公子了,若是这种时候还要逃,真的不只是对不起爹娘了。

“可是你的父亲也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被牵连的!”毕雯珺听着外头的动静,知道已经有人发现李氏小公子的失踪,正在四处搜寻,没时间了…

可李希侃却仍固执的要往外走,毕雯珺想扯住他却被挣脱,再来,还是如此。毕雯珺本不想与李希侃动手,可李希侃却仍旧不从。他没办法眼睁睁看着李希侃走向断头台,他知道违抗皇命的后果会如何,可一向理智的毕雯珺,还是被情感所战胜了。

毕雯珺听到门外的杂乱的脚步声逼近,心下一狠,拽着李希侃的手腕施展轻功向外奔去。

“在那里!!” “快抓住他们!!”

本来带着一个人轻功的速度就大打折扣,且手中人还拼命的挣扎,跑到长安街外,终于还是被追上了。

“毕雯珺!你竟敢违抗皇命!还助他人逃命!你可知这样做的后果!”一个公公对着毕雯珺大声叫骂到,毕雯珺的做法是会牵连他们一起掉脑袋的!

“知道,便又如何。”

“好..好!!毕雯珺你胆子大了,私庇逮捕之人,不知好歹!”之后就是一阵刀光剑影,李希侃看不清混战中的毕雯珺,愣愣地想着刚才毕雯珺把他扯向身后,挡在他面前时的高大身影。

他明白毕雯珺是为他好,为他宁愿拒皇命,背杀头之罪,他也知道其实自己应该乖乖跟着毕雯珺走,可谁又不是言不由衷,要他为了自己逃命而丢下爹娘,他做不出这种混账事。

到底是寡不敌众,李希侃看见毕雯珺负伤越来越多,动作越来越慢。看见毕雯珺半跪着剑尖入地,支撑着自己不倒下,看见长安街旁的彼岸花,开得更艳了。

彼岸花,是天堂的来信,死亡的象征,是…绝望的爱情。

原来一打早的初遇就告诉了李希侃这段感情的结局,可偏偏李希侃又在这时才认清自己的心。他冲上去抱住了毕雯珺,围观的百姓只觉得李氏小公子疯了,李希侃抱着毕雯珺,还是没有哭出来。他红着眼睛抬头看着周遭的一切,感受到毕雯珺愈发渐弱的气息,万念俱焚。

难得见毕雯珺笑得灿烂,他抚上李希侃的脸,“街头的糖葫芦真的很好吃,真的能让人变得开心。”话音未落,手就此下垂。李希侃仰着头,终于绷不住泪水溃堤。

一滴,两滴泪水滴在毕雯珺的眼角。

他转身跳入池水中,任由着身体下沉,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痛彻心扉。池水还是那样的冰,他觉得自己错了,错得一塌糊涂。如果毕雯珺拼尽全力是为了让他能活下去,那最后至少不死在官府手中,能不能带给他一丝丝慰籍。

彼岸花是开在冥界忘川河彼岸的花,忘川河的尽头还有一座桥。名唤奈何。奈何桥上有孟婆,要过得奈何桥就需喝孟婆汤,不喝孟婆汤就过不得奈何桥,过不得奈何桥,就不得转世投生。

凡是喝过孟婆汤的人就会忘却今生今世的牵绊,了无牵挂地进入轮回道开始下一世的轮回。

但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心甘情愿地喝下孟婆汤。因为这一生总有人爱过不想忘却。为了来生再见今生最爱,你可以不喝孟婆汤,那便须跳入忘川河,等上千年才能投胎。千年之中,你也许会看见桥上走过今生最爱的那个人,但是言语不能相通,你看得见他,他看不见你。千年之后若心念不灭,还能记得今生前世,便可重入人间,去寻前世最爱的人。

李希侃没有什么犹豫,毅然地跳入忘川河之中。他不知道毕雯珺是否已走过了奈何桥,他盼他不喝孟婆汤,可又怕他受不得忘川河中千年煎熬之苦。

孟婆手中的汤其实是所爱之人为对方一生所流的眼泪。她看到又是扑通一声,一个高大的身影不带犹豫地跳入忘川之中。无奈摇摇头,指尖在碗水中一点,一颗眼泪镶进毕雯珺眼角下方,只要他们能熬过千年之苦,那便许得两人再度相见吧。这颗泪痣,就当作赠他们想起对方的礼物好了。

李希侃神色复杂的盯着电脑屏幕,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而梦里那种心痛的感觉,到现在仍真实存在。

他看着精修图中的那颗痣。抓起了手机钱包就往外走,身后留下的是站姐敲来的小窗,问他还接不接毕雯珺在温州机场的接机图。

李希侃站在路边看着疯狂的粉丝和拥堵的人群,不知
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也尽量不去想相遇之后他人的目光。他记得千年之前有一个人告诉自己,总有一天,他会不在意世俗,不惧怕流言蜚语,那就么做自己。

千年之前那人违抗皇命,拼尽全力只为保全自己,那么千年之后,轮到他迈出脚步,坚定的站在他身旁了。

李希侃叼着草莓味的棒棒糖,看着人群开始沸腾,看着被簇拥着的那个人的目光越过人群,看向了自己。

李希侃被人群挤得有些许狼狈,他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大明星,弯起了笑眼,问他叫什么。

眼前人伸手取下了李希侃口中的棒棒糖,伸手抚顺李希侃的一缕金色卷毛,才摘下了自己的口罩。

“毕雯珺”

被李希侃留在家中的笔记本,疯狂闪烁着站姐的私信,又是一张报酬高得吓人的毕雯珺接机图,可图中却是两个男孩,金发的那个抬着手,摸着另一个人眼角的痣,两人眼中都是数不尽的欢喜。可李希侃再也不会接代修了,因为有人养了啊。

千世情缘,我已与你错失千年。那此后的三生三世,你都要与我一起。

-end-

评论(8)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