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洁癖 瞎磕勿扰

【毕侃】吃鸡游戏4

“不好意思哦,我们只剩下1区和3区的两个位置了。”前台的网管看了看电脑系统,抬头对面前两个过于养眼的男生。

“那就这样吧。”估摸着已经超时的李希侃全身都散发着不安的气场,等会侃分得把自己扒了吧。

本着做东的思想,李希侃从冰柜里拿出可乐和柠檬茶,递给毕雯珺,然后就风风火火的跑向电脑,没有再注意他坐在哪。

果然,直播间已经炸开了,纷纷嚷着什么老大迟到了要惩罚,不然取关一秒钟吧啦吧啦。

“嘿嘿嘿”小狐狸的专属笑声,李希侃带着讨好的笑容出现在镜头内,“好啦好啦,我今天让少年王一起吃鸡了,别气啦~”

直播间静寂了几秒,就真正意义上的炸开了,李希侃看着满屏的玫瑰和飘屏的99,一个个都不要钱了吗…

李希侃撑着脑袋,带上耳机,撕开从宿舍里顺出来的棒棒糖叼在嘴里,鼠标回移,点开了游戏好友。

列表显示少年王在线,李希侃发送了邀请。

“我今天真的要雪耻的!”李希侃对着屏幕说得信誓旦旦,奈何屏幕上依然花花绿绿满屏的99在一起,引得旁边机位一个路人小哥频频回头观望,还以为中什么病毒了。

这都什么粉丝啊…李希侃思考了一下,毅然决定开启净屏模式,反正等会吃鸡也不和她们侃,通通拉进小黑屋面壁一小时。

净屏模式下的屏幕看着格外和谐,连带着少年王的人物角色都看得很顺眼,“哥!咱玩沙漠模式吧”

“新开的吗?”又是印象之中的东北腔,明明就玩了两盘啊,怎么感觉这声音更熟悉了,嗯,果然全世界的东北腔都是一个调调的。

没有飘屏和礼物的消息,李希侃感觉梦回最初吃鸡的日子一样,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和朋友开开黑。

在别墅区降落,李希侃没有再跟随跳伞,这可是他证明自己的最后机会了,再玩儿得乱七八糟只怕是摆脱不掉少年王的阴影了。

#吃鸡大主播saykkkkan屡次被新人带鸡,技术大打折扣#这什么恶俗的标题,李希侃可不想再热搜看到这样的话。

但是怎么说呢,如果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那么就一定会再用钥匙锁上一扇窗,李希侃现在就是这么想的。

他一直秉承自己的辉煌一半是因为上天的眷顾,比如仅剩两发马格南却成功爆头了一个三级头拿了全场第一;比如开着蹦蹦以足够骚气的走位成功避开了三个山头的包围圈,被叫老大可不是没道理的。

可是今天的赛局颠覆了他的世界观,小地图红圈显示他们所处的位置是轰炸区,“咱跑路吧?”少年王来着装甲车停在门口。

“不用不用,这雷炸不到我。”李希侃这局真的有在认真,怎么说也是搬回了一点颜面,左上角现实还有三个人。他自己,少年王,那么再干掉最后一个人就可以吃鸡啦。

李希侃摩拳擦掌,立志最后一个人一定要自己杀掉。点开小地图,显示了一个缩得不能再小的圈,而他们俩正好在圈里。非常好,天命圈。

李希侃瞅着制高点上有一栋二层小平房,即使是在轰炸区他也没有在怕的。雄赳赳气昂昂地踏着坚定的步伐上目标房跑去。

跑在上坡的李希侃还不忘招呼少年王,“哥,快过来。”轰炸机的声音从头上飞过的轰鸣声的几秒前,李希侃还相信世界是美好的,太阳是从东边升起的。而他又一次高估了自己的幸运程度,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李希侃在自己的人物跪下的那一秒,彻底顿悟了。

“啊啊啊,快救我救我救我救我救我。”看着自己四周适时的出现了被子弹击打而溅起的小土坑。李希侃绝望地想原来上帝锁上了窗子之后,又把钥匙吞进肚子里了。

“别救了别救了!东南方向,人在那棵树后面。”

亏得一个新人如此冷静,几声枪响,在人数瞬间减到两人之后,屏幕又闪起了NO.1的名次。李希侃看着自己名字后面带着[躺鸡萌妹],而少年王后面却是[带妹吃鸡]。“躺尼玛的躺啊,小爷我杀了九个人还躺鸡??”然后假装少年王杀的人数是一个1而不是两个。

李希侃沉浸在悲痛之中无法自拔,关掉了净屏模式“哇!凭什么!我用的是女生角色身高体型都这么小了!怎么还炸我!

李希侃从未见过直播间什么时候有过这么整齐的刷屏。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刚好六个字,也是变相说自己666嘛,李希侃惊奇于侃分莫名的组织纪律。

电脑屏幕上少年王名字后面的小麦克风又闪烁了起来,“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标准的播音腔,李希侃只觉得脑袋突然空白了,浑身的血液在一瞬间冷凝成冰。

他刚才说了什么…[小爷][我都用女生角色了],李希侃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在网吧的他,没有开变音器。

砍分看着手机屏幕上自家老大仿佛jpg的表情画面,真的是不能再开心了。在李希侃开局之后,发现他忘了开变音器,刷屏提醒却发现他仍然无动于衷。

先反应过来的侃分知道老大屏蔽了她们的消息,开始预谋等李希侃发现以后刷屏6个哈。以表示对大傻子的关怀,6个哈,既有哈的嘲笑又有6的赞赏,简直两全其美。侃分如是说道。

-tbc-

评论(1)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