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 拖延症高级玩家

【洋灵】床边的小王子

木子洋的房间和普通的男生没有什么差别,一样的篮球钢铁侠蜘蛛侠,从小有一个英雄梦。

可床头却一直摆着一个小王子的玩偶,绿色运动服长长的围巾金黄的头发,小王子特别可爱,静静的躺在床头蜷曲着身体睡着。

你说吧木子洋天天在外头顶天立地你洋哥,可奈不住有一颗怕鬼的心,从小便把安全感寄托在玩偶的身上。要抱着才能睡得着,到底是个大男生总不能像个姑娘一样满床的娃娃,最后他选择了这个小王子来陪伴自己。

木子洋害怕关灯以后的房间,床下有人衣柜有人门后有人窗帘后哪里都有人,这时候总得把小王子紧紧地抱在怀中才安稳,睡不着时就和小王子聊天,天南地北啥都说。

小王子早就是家人的存在了。

要说是单单怕黑那也倒还好,眼睛一闭呼噜声打起来就没事儿了,可木子洋偏偏命里犯煞似的,他还做噩梦。

每每从梦中惊醒的木子洋总是气喘吁吁惊魂未定,满床找自己的小王子寻求安全感,然后抱着小王子想自己的梦要是连载成恐怖小说,应该是排行榜上的top1了,说来也奇怪,只要抱着小王子他的梦魔就都会被赶跑一样得到一晚的安宁。

小王子陪了木子洋有好几个年头啦,本来蓬松的金头发现在一撮撮的翘起,衣服的毛绒也被压得扁扁的,可是木子洋就是舍不得换。玫瑰花园里只有一朵小王子最爱的玫瑰花,木子洋也只爱这个属于他的小王子。

这天木子洋失眠了,即使是抱着小王子也不足以哄他入睡,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滚来滚去,数羊数到二十开头就忘记到哪儿了要再数一遍。

睡不着。很烦。

木子洋起身烦躁的揉了揉头发,空调运转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极其刺耳,他拉来窗帘盯着并没有星星的夜空。要是B612真的存在就好啦,那样小王子也会出现的吧。

思绪混乱着,木子洋突然感觉身后有一些声响,他转过头发现床上的那个小王子模样的玩偶在开始闪烁白光。

细小的白色光圈围绕着小王子在转动,他好像隐隐地看到有一个小人伸了伸小手又蹬了蹬腿,变魔法一样地钻了出来。

在木子洋和那个男孩子对视的几秒里他想了很多,这算遇到鬼了吗自己是不是应该要晕过去一下现在打110还来得及吗。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就这样安静地看着对面那个目瞪口呆的男孩。

“?!你怎么还没睡着呀?”男孩好像对自己很熟悉一样,一开口让木子洋有一种已经和他认识很多很多年的感觉。

“你是谁。”木子洋的颧骨很高,眼角还微微上吊,不笑的时候就已经蛮恐怖的了,语气再冷一些压迫感莫名而来。

男孩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开口“我…我叫灵超,是嗜梦国的小王子。”

“嗜梦?”

在灵超前言不搭后语的解释下,木子洋的思路渐渐清晰了起来。灵超来自嗜梦国,是存在于一个平行时空的小国,嗜梦顾名思义以梦为食,会在人类睡着的时候悄悄的潜入梦境之中,然后选择可口的梦境吃掉。

“梦也是有分类的啦,如果是小孩子的话没有烦恼,梦的味道都是甜甜的。大人的话就有分酸甜苦辣了,噩梦是最苦最苦的,不仅吃不饱还会对我们造成一定的伤害。”

气氛开始缓和了起来,木子洋对灵超的接受得很快,毕竟灵超长得真的是太精致了,好看的人说什么都是对的,木子洋就是这么的没有原则。

“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呢?”

“我们嗜梦其实是玩偶的衍体,在你们对一个玩偶倾入了感情以后,日子久了就会慢慢凝聚成我们的魄,也就是说其实我的生命是你给我的啦。”灵超顿了顿,“当我们的魄在玩偶里待到一定的时间后就可以溜出来去寻找梦为食,能再修成魂的话,魂魄一体就可以变成人了。”

木子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想确定一下自己是不是已经睡着了又在做梦,可是一切都特别真实,那双看着自己的眼睛里还带着星星。

灵超很自然的盘腿坐在床上,无辜的看着他。

“你说…你能潜入我的梦境,你看到了什么?”

“我每次出来都看见你皱着眉头,在梦里跑啊跑,看你可怜帮你把它吃掉了,哈哈哈不用太感谢我。”灵超说得轻松自在,好像几分钟前小脸纠成一团说噩梦苦的人不是他。

夜晚依然沉寂,一声不和谐的声响打破了两人的对话。灵超红着脸低下了头,“不好意思啦…我已经很久没有吃饱了。”

木子洋看着红着脸的小孩,莫名燃起了一种这是弟弟要保护他的感觉,他走出房间门翻箱倒柜的找了好久,可惜连包泡面都没有,也不管人类的食物灵超是不是能吃。

拉来书包,木子洋看见今天一个女生送给他的糖果,当时急着走就直接塞包里了,他拿起一根草莓味的糖,迟疑地递给了灵超。

灵超撕开糖纸,轻轻的闻了闻,“诶!跟甜梦的味道好像呀!”迫不及待地塞进嘴里,腮帮子鼓得跟小仓鼠似的。

坐在床头嚼着糖的灵超看着异常的美好,木子洋想过去的日子里这个喜欢甜味的男孩是怎么忍着吃下噩梦的。

原来真的有一个属于他的小王子。

灵超在暴露了魄之后也就不再躲进玩偶的身体里了,而木子洋在超市采购的时候往往会走去糖果区,替家中的那个小王子囤上大包大包的糖。

“小弟,你说的那个魂要怎么修啊。”木子洋把玩着躺在自己肚子上的灵超的头发,拉起一小撮卷一卷再放下。熟络了之后木子洋更喜欢叫他小弟,就好像他真的是一个普通的需要自己保护的邻家小男孩一样。

“大概等我吃满九千九百九十九根棒棒糖之后吧。”

每次问到这个问题灵超总是躲躲闪闪的含糊过去,木子洋不是没有察觉,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灵超要回避这个问题。

“洋哥我困了,我们去睡觉呗。”

说来也神奇,自从木子洋遇见了灵超之后做的噩梦越来越少了,梦里开始出现甜甜的糖香,和金色的小卷毛。是心理作用吧,因为知道自己身边有个灵超鹅,所以安心入睡的木子洋的梦境中梦魔再难侵入。

木子洋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看看灵超了,算起来有一个星期了,他每天依然做着的关于灵超的梦,梦里小孩的撒娇耍脾气一切都特别清晰,他没有离开,可是为什么不出来啊。

有多久没有这样从噩梦中惊醒的感觉了,木子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手轻轻地拍着胸口,以安慰自己加速的心跳。

他又做噩梦了,一个关于灵超的噩梦。

梦里小孩笑着冲自己挥挥手,跟他说,我走啦。本来就不胖的灵超更瘦了,眼袋快耷拉到下巴了,说不出的心疼。小孩说,自己修不出魂,族长爷爷生气啦要连同自己的魄一起收走了。

他用力想要抓住灵超的胳膊,可是只有空气,接着就是睁眼看到这个没有灵超的房间。

木子洋开始疯狂的翻阅书籍网络,企图找到一点点有关嗜梦的消息。大概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吧,一本破旧的古铜色书本上写着说,嗜梦要变为人型的话,得吃掉寄予他生命的那个人的甜梦。吃噩梦的话反而会出现一种反噬的力量,导致所谓的魂飞魄散。

如果吃掉了甜梦的话,那么那个人类就会忘记有关于嗜梦的记忆,也是为了保护这个种族的存在。木子洋笑出了声,这小孩纠结的都是些什么呀。

他晃了晃小王子的身体,“小弟,出来啦。”难得见灵超乖乖的从玩偶中爬出来,委屈巴巴的盯着他,“洋哥…”

“灵超,要听话知道么,不然洋哥要生气了。”

“可是…”

“没有啥可是的,要是洋哥会忘了你,头都揪下来给你。”这句话倒是逗得泪眼朦胧的灵超笑了出来,像一个满心期望的小孩儿,伸出了小拇指严肃而庄重的立下了个约定。

木子洋噩梦的病症好像根治了,但是生活中关于灵超的一切也不见了。小王子依然静静的躺在床头,可再也没有冒出过白光了。

一个习惯会在第二十八天的时候彻底养成,灵超离开的时候是第三十一天,所以木子洋依然会走去糖果区买一打草莓味的棒棒糖。

“李振洋!!”一个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木子洋回头看见一个黑发顺毛的男孩子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你是谁。”

“你有毛病吧李振洋!!”如果忽略小孩眼睛里的雾气,气势还是很足的。木子洋不再压着已经疯狂上扬的嘴角,笑开了将小孩搂入怀中。

也说不清楚小王子最后是属于狐狸的还是玫瑰的,反正灵超是属于木子洋的。

那本书的最后一页说,相爱之人不相忘。

-end-

评论(3)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