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洁癖 瞎磕勿扰

【毕侃】美国小镇

* 文末的《真相是假》来自同名歌曲,为这首歌爆哭

======


“用这个小镇,在不长的生命里为你留下专属记号。”


/


毕雯珺初到萨德姆小镇,是一个阴雨天气,他推开小镇街尾的一个木房小屋,里头清爽的夏日气息扑面而来。


Slow coffee.


这也许是毕雯珺选择它的原因,慢节奏咖啡。背着木吉他,门口的风铃随着他的动作发出一串欢快的声音


“Hello,welcome to slow coffee”,一个围着亚麻色围裙的男孩子站在吧台笑着和他打招呼,嘴角的甜度刚刚好。


“威士忌。”


“你是中国人??”男孩的语气是抑制不住的雀跃,想来是在异国待久了,碰见家乡人不免有些激动。


“嗯,毕雯珺。”


“我叫李希侃,欢迎!哪有来咖啡店点威士忌的呀,我推荐一款吧?”


“好”


到底是语言相同感觉更亲切,毕雯珺微翘的嘴角暴露了此刻的好心情,看着李希侃在咖啡机前忙忙碌碌的身影,之前的阴郁一扫而空。


毕雯珺是自由音乐人,本来国内发展大势,可奈何人红遭人妒忌,被身边人背后捅刀。之前所有的心血都毁于一旦,一时缓不过来的毕雯珺毅然决定奔赴另一个国度散散心。


萨德欧小镇很宁静,像是隔绝了小镇之外一切的流言蜚语,可当耳边真的都充斥着陌生言语的时候,毕雯珺还是慌了,此时李希侃的出现无疑是一个惊喜。


“独家狐狸卡布奇诺,喏,尝尝吧。”李希侃捧过咖啡杯递给毕雯珺,咖啡的奶盖上飘着一只隐隐能辨认出的小狐狸,“无论是造型还是口味都仅此一家哦”。


毕雯珺其实并不喜欢咖啡的苦味,即使是最甜的卡布奇诺,可看着李希侃期待的眼神,好像不忍心拒绝… 毕雯珺小小地抿了一口,发现和当时被范丞丞忽悠着喝下的黑咖啡不同,甜度刚刚好。毕雯珺舔舔嘴唇上残余的奶油,李希侃看着这个撩人的动作,莫名的红了脸。


看到毕雯珺投来的疑惑地眼神,摆摆手转身跑走了。


带着嘴角的奶油,毕雯珺起身打量着店的四周,一切从简,素色的桌子搭着亚麻色的窗帘,真的让人的节奏都慢了下来。


店内唯一不搭的是一堵墙,墙上挂满了花花绿绿的照片,无一例外的都是一对对的情侣,有相望的亲吻的同性异性老少皆有,他们也许没有看镜头,可眼底的笑意总是被镜头无限的放大。


他们的幸福感不用过分探究就可以感受到,毕雯珺站在照片外像一个不小心窥探着他人爱情的局外人,谁爱着谁一目了然。


“很酷吧?”今天店里的生意可能由于阴天的缘故并不是很好,李希侃看起来很清闲“这些都是来店里喝过狐狸款卡布奇诺的人哦,slow coffee有一个专属的故事,你知道泡沫之吻吗?卡布奇诺上的小狐狸奶泡会沾在嘴唇上,所爱的人用嘴巴帮他擦去奶渍的时候,我都会帮他们留念下这一刻,经过他们的同意后挂在墙上。”


 毕雯珺没有讲话,眼睛扫过每一张笑脸,身边的小人还在喋喋不休,“所以我今天单独给你点了卡布奇诺是希望你能感受幸福啦,看得出你的心情没有很好,等你哪一天也有能让我放在墙上的照片,我就告诉你狐狸卡布奇诺为什么这么甜。”


再看向李希侃,一脸怎么样快夸我的表情,毕雯珺低头浅浅的微笑了一下,浪漫的人总能够把幸福带给身边的每一个人。


“嗯,很棒。”


往后的每一天毕雯珺都会到slow coffee来,也不是每一次都会点咖啡,更多的时候就带着笔记本,然后盯着窗子发呆,偶尔抬头看看李希侃,每时每刻都笑眼盈盈的人大概都会过得幸福吧。


美国的萨德姆可能偏好阴雨天气,毕雯珺到这将近一个月了,没有几天是晴天。说来也奇怪,毕雯珺就是喜欢雨天,淅淅沥沥的雨点在地面上溅起水花,走在路上雨后的土壤草地的清新气味毕雯珺都爱得很。


坐在slow coffee的巨大落地窗边,小圆桌上摆着狐狸款的卡布奇诺,捧着小说看着玻璃窗上雨滴划过的细痕,更何况捧书的人还是那样的帅哥。李希侃抬头看着这样美好的画面,如果时光能定格此时就好啦,时光不能定格那就让手机代替记录下这一幕。


他不知道为什么毕雯珺总是皱着眉,即使有时候趴在桌上微酣也不曾舒展开来过,毕雯珺还是笑起来的时候比较好看,李希侃点点头同意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走吧走吧,我带你出去玩。”李希侃在店门口挂上暂停营业的标牌,摘下围裙走到正发呆的毕雯珺身边。


“现在?下着雨?”


“哎呀!两个大男人还怕淋这点小雨,走走走。”


李希侃有一个为了送单专门买的小电动车,拥有不了四个轮的骑骑两轮的还不行嘛。两个一米八以上的男生挤在小电动车上的画面其实是有一点搞笑的,李希侃听到毕雯珺的鞋摩擦过地面的声音,回过头看到了那人无辜的眼神。


“你给点面子嘛!”


微风在耳边走过,雨滴打湿了两人的发梢,毕雯珺闭上眼睛感受着雨天专属的青草香。“这里是小喷泉,那里有一条特别可爱的金毛。”李希侃尽心尽责的解说着萨德姆小镇的一草一木。


看着李希侃的侧脸,少年人的意气风发,说不心动才是假的。雨不大但足以冲刷尽毕雯珺心中的阴霾,更多的应该感谢李希侃的陪伴。


他尽量不让自己去想国内的那些破事,封杀雪藏陷害所有的一切都像一个噩梦笼罩着毕雯珺,李希侃是那个解梦人。可是关于李希侃的一切更像一场梦境,他搂着李希侃腰的手都不敢用力,生怕一用力,梦就醒了。


“下车吧。”李希侃架好车托,看见还愣坐在电动车上的毕雯珺,难得可以以俯视的角度看着他,嘿眉头没有皱着了。


“这是萨德姆的小草坪,我刚来的时候经常来这一块散心,诶草地湿了,不然躺着看天空的话,你会被它的湛蓝所折服。”李希侃露着牙齿笑眼弯弯的看着毕雯珺。


“没事,以后有机会的。”


以后,毕雯珺下意识的将李希侃规划进了自己的人生。


毕雯珺有一阵子没来了,本就是一个他乡异客除了李希侃没人发现,其实也不是很久,大概思念容易让时间的沙漏流失得慢一些吧。


风铃声再一次响起,门外的阳光普照大地,温煦的暖色调洒在毕雯珺的肩上。


“狐狸卡布奇诺。”


李希侃把卡布奇诺端到毕雯珺面前,几日不见这人眼下的青丝和疲倦怎么重了这么多,“你…”


“这杯是点给你的,谢谢这一个月的照顾了。”


狐狸属性的敏感让李希侃瞬间捕捉到了毕雯珺的不对劲,心底最柔软的那一块不自觉的陷下去了一块,呼啦呼啦的漏着风。他双手捧住杯身,小口小口的喝着,企图用咖啡遮挡住自己的真实情感。


“我…我得回去了。”


“猜到啦,你还会回来么?”李希侃发誓自己真的有做好心理准备,毕雯珺到底不属于这里,狐狸八面玲珑在尘世周转,知道怎么不让自己受伤。


“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告诉我狐狸卡布奇诺为什么味道不一样吧。”


“好啊。”李希侃把杯子放回桌上,抿抿嘴唇上的奶油。


“你试过泡沫之吻么?”


“嗯?”


毕雯珺的气息突然压迫而来,唇齿的交缠让李希侃的瞳孔微微放大,轻轻扯咬住他的唇瓣继而舔过残留的奶渍,泡沫之吻的无论是谁,只要眼底有爱就够了。


然后就再无音讯。


李希侃把那张偷拍的照片洗了出来挂在墙上,成为了墙上唯一一张单人的风景画。他开始养成了一个习惯,雨天的时候及时再忙也会坐在毕雯珺喜欢坐的那个靠窗位置,撑着脑袋看一会窗外,可是这个角度除了门外的白色栅栏什么都没有啊。


某一天李希侃又百般聊赖地数着可视范围之内的的栅栏有几根,眼睛虚焦着没有直直的透过窗外,忽然发现玻璃可以隐隐反射出点单台的光景,如果不是特意要看着那小小的虚影是注意不到的。


所以可以理解为毕雯珺在看的一直是自己么,李希侃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嘴唇,以年为单位的沙漏转了又转,唇瓣上的余温依旧清晰,可是李希侃还是没有等到毕雯珺。


他也想过干嘛要因为那人的一句话就这样傻傻的痴等一个没有结果的答案。有没有试过在浏览界面打上心里那个人的名字,然后满心希望也许能看见什么,鬼使神差地李希侃掏出手机搜寻毕雯珺,才发现毕雯珺这个名字已经是歌坛颖颖升起的新星了,原来是娱乐圈的么。


所以是早就忘了自己吗…


年少轻狂少不了要立下几个豪言壮志,又有几句能够当真。李希侃有试着忘掉这个人,答应了一个金发妹子的告白,可最终还是在她吻上来的哪一刻落荒而逃,不是心会为之而悸动的人,接受不了她的吻。


等太久了,该放下了,李希侃向房东退了店面,打算换一个地方重新生活,他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照片当然是要带走的,手指轻轻拂过照片中那个人的脸庞,并没有将照片取下来,谁的青春没几个遗憾呢,他才没有在伤心。


东西过于杂乱小圆桌都被堆满了,李希侃手一偏打掉了放在桌面边缘的手机,捡起来的时候已经关机了。所以他永远的错过了手机在半空中亮起的那一瞬显示的推送消息#新一代歌坛小生奔赴美国萨德姆小镇,携带新歌首度跨国#


毕雯珺又一次踏上了不算太熟悉却怀念已久的小镇土地,用气音哼着歌加快了走向街尾的步伐,全身的细胞都在表示主人的开心。


然而在看到那个木屋门前熟悉的标牌以后愣住了神,“暂停营业”牌子上还落了一层薄灰,已经有些日子了。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草坪的,草坪上的舞台已经搭建好了,人气颇高的毕雯珺即使在国外粉丝量也多得惊人,浑浑噩噩的打理好妆发走上台去,台下的应援欢呼声震耳欲聋,可是这场演唱会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


“很感谢大家今天能来捧场。”拿起话筒,毕雯珺早已具有成熟的台风,眉眼中却依然能看出初遇时的模样,“其实我的新歌有两首,是为了同一个人写的。那个人在我最黑暗的时候带给了我温暖和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如果没有遇到他,大概就不会有今天站在这里的毕雯珺了。”


用口头表述的话语是不会让人知道那个他的部首偏旁的,“五年前我丢下一句话就匆匆离开了,也怪我回来的太晚了。其实…我有偷偷回来看过他一次,只是我找到他的时候看见他和别人在街头接吻,看来没有我他也过得挺好的,就没再去打扰他。可是…我后悔了,所以这次我又鼓足了勇气再来了一次,但是…好像又晚了一点,第二首新歌可能没有机会再唱出来了。下面一首《真相是假》送给大家。”


毕雯珺的音色不会让人第一眼惊艳,可是每一次都足以带给人惊喜撬开心底的那份柔软。


“那些相伴拼搏的日子不过找个人支撑自己不倒下”


“只是恰巧出现他 换成别人也没差”


“即使真有晃神想亲吻的刹那”


“最多只心上一块疤 随时能割下”


台下的粉丝哭成了一片,她们不知道为什么从毕雯珺嘴里吐出的每一句歌词都透着一股深深的悲伤,像浸泡在苦罐里每一分都深入骨髓,即便不知道歌词下的故事,但是看得出毕雯珺真的很伤心。


毕雯珺似一头困兽,即使已经心痛得无法呼吸可仍执着与一遍遍的撕开那道疤痕,非要它重新渗血结痂才肯罢休,强迫着自己接受歌词,就仿佛自己走得潇洒,没有留念。变甜的卡布奇诺能抑制住这份悲伤么?可是他该去哪里再找一款狐狸卡布奇诺,没有了,狐狸款卡布奇诺,无论是造型还是口味都仅此那一家。


毕雯珺在舞台地板上躺下,看着萨德姆的天空,真的很蓝。


“毕雯珺!”一个不算大的声音神奇的穿透过了嘈杂的人群钻进他的耳朵里,毕雯珺蹭地站了起来,目光开始在人群里搜寻。街对角有一抹黄白卫衣的身影笑着从他招着手,另一只手好像还拿着一个类似于相框的东西。


顾不上粉丝和镜头了,毕雯珺翻下台,跑到那人跟前。


“毕雯珺,其实狐狸卡布奇诺只是多加了一块方糖而已啦,你说你的第二首新歌叫什么?”


无言搂过眼前的人,毕雯珺只觉得找回了一个失而复得的宝贝,世界上最美好的词不就是虚惊一场,他把头埋进李希侃的颈窝才开口。


“《真相是真》。”


-end-


评论(12)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