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洁癖 瞎磕勿扰

【毕侃】重新来过

六一快乐!

设定来自《求婚大作战》

文章结构来自葵子酱的求婚大作战

======


-01-


“雯珺再往这里看一点。”


“好,头稍微低一点”


“大家辛苦了,今天可以收工了。”



毕雯珺脱掉长风衣递给一旁的助理,往化妆室走去,傲人的身高和腿长让他在一众人当中格外的显眼。



在出了大厂之后,乐华趁着热度把他们打包送出道,七年红火已经达到了男团极限,如今公司让他们各自发展,毕雯珺不意外的走上了模特和歌手的道路。



低头把玩着手机恰巧看到黄新淳的来电,毕雯珺划过手机界面接了起来。



“新淳啊。”



黄新淳进了演艺圈,因为戏路宽档期也满,今天打电话来倒是难得。



“雯珺,最近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想我啊哈哈哈哈”



听着熟悉的语调和音色在电话那头响起,恍然间魂穿团员都还在一起的日子,一切都还刚开始那样。



“挺好的,怎么了突然打电话来?”



电话那头好像隐隐叹了一口气,然后话语轻轻的飘过来在毕雯珺的心上砸出了一个血窟窿。



“你知道吗,希侃要结婚了。”



有多久没有见过那个人了,或者说有多久这个名字没有在自己的生活中出现过了。久到毕雯珺快要忘记那个人的模样,只留有一根刺扎在心里,扎得他日夜难眠。



“都要结婚了啊,我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黄新淳听着毕雯珺故作不在乎的语气,内心哀嚎自己是造了什么孽摊上这种事,“你要回来吗,日子定在后天。”


“他为什么不自己来问我?”


“……”


“你看他都不想我去的啊…”毕雯珺说得心里丝丝泛疼,鼻尖冒出一点一点的酸意。



“他想,他想你去所以让我来问你。”黄新淳打断了他的话,“毕雯珺,当初是你先放弃的,现在希侃还想要这份友情想捡回来,你看你要不要领这份情,不想去就别去了,省得到时候添乱子。”



“去,李希侃想我去我能不去吗。”



这个回答让黄新淳颇感意外,毕雯珺是长情的亦如对yoyo球的热衷一直至今不变,当初两人的事他知道的不算少可到底是个局外人,不清楚最后发生了什么会分开,可如今过了这么久了他还是按不住毕雯珺要给自己捅刀子的手。



“那你到时候可担着点,行吧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这段时间的拍摄基本完成了,应该有两天假,我明天就飞过去。”


“你真的要…”


“好啦,我好歹也是个高冷男神的人设,怎么给你操心的像个小屁孩似的。”



几句打趣气氛又恢复如常,黄新淳放下手机揉了揉太阳穴,这两个人……


/


毕雯珺收拾好了行李踏上机场的路,即使是私人行程可还是有粉丝堵在机场外,他一一地点头打招呼,挪到了路边看见黄新淳发来的车牌号迅速钻了进去。



“你怎么来得这么慢啊,我都快被挤成人干了。”毕雯珺摘下口罩甩了甩头发,眯着眼睛靠着椅背休息。



驾驶座半响传来一句带着试探性的问句,“雯珺?”



毕雯珺猛然睁开眼睛看向驾驶座,这些年刻意被屏蔽在脑海之外的身影真真切切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头发染回了黑色,乖乖顺顺的垂在脑袋上,眼睛里的星辰依然如初。



可是不对。不该是这样的。



李希侃的眼睛里的礼貌和疏离是他不曾见过的,就好像真的两人只是在寒暄客套的朋友,雯珺…这个称呼也与记忆无法重叠,一切都太过陌生。



汽车缓缓地在公路上行驶着,车内的空气安静的可怕。



“新淳呢?”毕雯珺知道这是一个很烂的开场,但是气氛尴尬得他快喘不过气了,必须得说些什么。



“他新戏临时要重新定妆就先过去了,让我来接一下你。”李希侃握着方向盘,直视着前方的夜幕。



“你还挺清楚他的近况的嘛。”毕雯珺侧着头看向窗外,余光时不时瞟过李希侃继而把玩着口罩的绳子。



其实李希侃可以不用接话的,大不了就让气氛再干一点,可是下意识的张口之后一切都不可挽回了,他总是善于把自己推向更尴尬的境地,无限被动。



“没有啦,你们我都知道的,你最近不是在拍…在拍那个什么吗…”



手中扯着绳子的力度一紧,毕雯珺的眼眸黯淡了一分,为什么要照顾自己的情绪,为什么李希侃还要善解人意。



现在李希侃就像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被老师点名起立回答问题的学生,绞尽脑汁也要憋出回答,这题我会的,我知道答案的。



毕雯珺把腰往下瘫了瘫,彻底把自己埋进后座的暗色里,“我困了,你专心开车吧,到了叫我。”



“好。”


-02-


到酒店的时候黄新淳已经在大厅里坐着了,毕雯珺抱了抱他然后在李希侃看不见的角度狠狠地掐了他的腰。



黄新淳倒吸了口冷气,把毕雯珺扯了下来,僵着嘴角笑着说“我们三个人出去喝一点吧,庆祝一下希侃的最后单身夜。”然后歪头看了看那两人,不给他们任何拒绝的余地。



酒杯碰撞,没有想象中的撕心裂肺,毕雯珺笑着灌下一杯又一杯,啤酒的独特苦味刺激着他的味蕾。



他模糊地听到李希侃和黄新淳在笑在闹,可是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昏昏沉沉的抬不起来,或者说不敢抬起来。


/


再度清醒过来时,已经在酒店的床上了,头痛欲裂,毕雯珺酒量不算太好,昨天喝得有点过度了。



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下压着一张字条,没有署名。



——上午十点 地址xxxxx



毕雯珺把纸条攥得皱了些,李希侃的字迹还是没变。


时间显示八点二十分,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好好打理自己,然后以最好的状态去参加年少时的梦。



婚礼的地点离酒店并不远,十几分钟的路程就到了,毕雯珺走进,眼前场景与多年前李希侃趴在栏杆所嘟囔地重合,“我想要露天的场地,鲜花,香槟和一个我爱的人。”



红毯那一端的李希侃牵着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正和谁交谈着,注意到毕雯珺的视线微微点头示意,然后再没有然后。



毕雯珺站在原地呆愣着,突然肩膀被撞了一下,黄新淳笑嘻嘻地对他说,“想啥呢,参加婚礼都能走神,人家大喜的日子你开心点,你记住可是你自己要来的。”



顺着服务员的引路毕雯珺在侧边一个圆桌站定,视角很好,香槟塔和三层蛋糕一清二楚。



李希侃也是有心了,当初在大厂里一起拼搏的练习生能请到的都请了过来,大家久别重逢心情自然是激动的,兴致勃勃地讨论着当初参加节目的种种。



婚礼进行曲开始奏起,大家也很自觉的闭起了嘴,伴着曲子的节奏李希侃牵着新娘走来,毕雯珺在想红毯是不是用他的心脏做的,为什么李希侃每踏一步他的心就痛一下。



毕雯珺端起高脚红酒杯,托着杯底轻轻荡着,司仪的长篇话语他充耳不闻,回过神时婚礼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



“李希侃先生,您是否愿意迎娶这位温柔漂亮的女士作您的妻子……”



毕雯珺愈发捏紧红酒杯底,指节用力到泛白。



“无论她富贵或贫穷,健康或是疾病,都爱她护她,直至离开这个世界,您愿意吗?”



毕雯珺的手抖得厉害,他悲哀的发现自己到底不如别人伟大,且不说两个人甚至只祝福李希侃一个人幸福他都做不到。



因为站在他身边的不是自己,能牵着他的手向世人宣告的不是自己,内心的无力与愤怒交织。一声清脆的声响,毕雯珺低头看见自己满手鲜血,震惊于自己的无名怒火究竟从何而来,竟连酒杯都足以捏碎。



尽管血流得欢快可毕雯珺并不感觉痛,他抬起头想看看周围的人,却发现世界模糊成白色,像是被投入到了一个平行时空,周遭的一切都很安静,然后世界再渐渐聚焦物化出一个实体。


-03-


这是哪?



毕雯珺撑着木制地板坐起,环顾四周,他不是应该在婚礼现场吗?爬起身仔细地打量四周,毕雯珺隐隐觉得四周环境有些熟悉,转身看到一个男孩子对着他走来。



是了,这是他十八岁在韩国的日子,这个男孩是同期训练的练习生,名字他已经记不清了,见到脸倒是还想得起来。



“雯珺,你醒啦?我看你太累了就想让你睡会,去吃饭吧?”许久没有讲韩语了,如今毕雯珺听得有些吃力,磕磕绊绊地总算听懂了他的意思。



记忆里这个男孩子好像是比自己大的,他乖巧地回了句,“内。”



走在路上毕雯珺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这算是穿越么?他想不通是天上的哪位神仙这么无聊把这种奇遇放在了他身上,也不知道让他回到韩国干嘛,亏得毕雯珺的表情向来没什么变化才压住了他内心的波涛汹涌。



跟身边的哥哥走进食堂,还是记忆中的模样,或者说他现在就活在自己的记忆之中,等着打饭的功夫他又环顾了下四周,一个角落的身影牢牢的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哥,哥哥那个人也是练习生么。”毕雯珺扯了扯哥哥的袖子,用脑海里残留的韩语生疏的拼出一句话。



“是呀,听说也是中国的孩子,前几天不是才和你说过么,你还说没兴趣来着。”



毕雯珺拼命回忆着,依稀记得好像是对这个中国练习生有些印象,毕竟这个公司的练习生基本都是韩国人,可当初执于练习不想太扩充人际关系,而且也不是会主动去认识别人的性格,所以没有去打招呼。



“哥知道他叫什么吗?”



“耶?突然问这个干嘛,好像叫say…saykan吧,嗯是这个名。”哥哥想了想回答了,结果看见的是毕雯珺端着餐盘跑远的背影,“呀西!你这个小子怎么招呼都不打就跑!”



毕雯珺小心的端着餐盘尽量不要让自己激动得把饭菜洒了,他小步小步地挪到那个背影旁边,“你好…我可以坐这里么?”



那人抬起脑袋,听到国语的声音眼睛里的惊喜藏都藏不住,“嗯嗯!”



真的是他,毕雯珺好像懂了一点天上那位神仙的想法,是给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吗?让他弥补自己可能要后悔一辈子的遗憾。



“你也是中国人?!我终于遇到老乡了!”金黑发色的李希侃看起来有点非主流,可是开口的语气依然是毕雯珺记忆中的模样。



毕雯珺想告诉他一切又觉得不妥,想道歉可又莫名其妙的,正想着是该与李希侃就这样寒暄认识还是要说些其他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手中的剧痛开始回归,鲜血开始重新溢出。



“你?你你怎么了?受伤了吗?!”李希侃着急地扔下汤勺,握住了毕雯珺的手又怕弄疼他似的小心松开,有点手足无措。



真好啊,还能感受到李希侃的关心真是太好了。毕雯珺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抽开手大脑飞速的运转,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才能对改变未来那个糟糕透了的结局?



他想了想摘下了自己左耳的十字架耳坠,握住李希侃慌乱的手,“我没事,我知道这样说有点奇怪,但是之后我们还会相遇的,这样,你拿着这个耳坠,等你结婚的时候在把它给我,好吗?”



李希侃觉得这个人莫名其妙,好像感觉不到痛似的还硬塞给自己耳坠说着奇怪的话,看到眼前人的意识好像渐渐昏迷,李希侃紧张地拍了拍他的脸,“兄弟?兄弟你醒醒啊?你叫什么我都还不知道啊??我先送你去医院吧?兄弟??”



好像灵魂抽离了那样,毕雯珺清晰的感觉自己正一点一点脱离那个身体,站在上帝的视角看着十七岁的李希侃搂着十八岁的毕雯珺,手中握着金属耳坠。



这样够不够…这样能改变结局么?如果可以,他真的永远不希望再看见这个耳坠。


/


回到二十八岁的身体里,毕雯珺无力地发现自己依然身处婚礼之中,站在红毯上看着李希侃与人交谈。



对上自己的目光,毕雯珺看见李希侃低头在女孩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走向了自己。



“雯珺,这是我们第一次认识的时候你给我的东西,我有好好保存。”摊开手,毕雯珺看见那个金属的十字架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



毕雯珺小心的拿起那小小的东西,看得出东西的主人把它保护得很好,竟没有一丝锈迹。



为什么结局还是这样…为什么还是要结婚…毕雯珺压着内心的苦涩扬起嘴角,然后目送李希侃离去的背影。



再一次坐到座位上,毕雯珺盯着酒杯发呆,是捏碎了就能回到过去吗,上天还会再给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吗。



-04-


婚礼进行曲盖过了玻璃破碎的声音,这一次又是哪里。



毕雯珺睁开眼睛,吸取上次经验先思考自己回到了哪一段记忆中,看着身旁的六张熟悉却更显稚嫩的脸庞,迅速反应了过来。



是刚去参加偶像练习生的时候,虽然说2025年的他们的变化并不大,微博上的粉丝总在说岁月对他们真是宽容,可真的见到了最初的他们其实还是有差的,那种少年专属的意气风发不用刻意描绘就十分浓郁。



可是这是在大厂的哪一段时光,毕雯珺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披上羽绒服走出宿舍门。



“老毕老毕!我和小黑要去全时,你要一起吗?”李希侃的声音咋咋呼呼的在走廊响起,耳边戴着那个十字架耳坠。



在脑中搜索一下,毕雯珺确信冥冥之中一定有什么不一样了,记忆中自己和李希侃没有熟识得这么早,记忆悄无声息又不突兀的改变了。



经过一间间宿舍听到少年们吵闹的声音,哪间宿舍好像又开始battle freestyle了,毕雯珺突然明白自己是应该要做些什么,可也更应该活在当下。



拉开冰柜毕雯珺扫视了一圈决定买一盒柠檬茶,一月的大厂还是很冷的,柠檬茶表面冒着丝丝白气。



盒身还未完全拿出就被按了回去,“大冬天的你还喝冰的?已经感冒了明天还要唱高音呢你嗓子不想要啦?”李希侃把羽绒服的帽子戴了起来,小脸消失在帽沿的毛绒之后。



好像也有道理,二十八岁的毕雯珺更多的重心都在模特之上,对于嗓音的管理就不如从前费心了,他隔着帽子揉了揉李希侃的脑袋,“好啦,我不喝了。”



李希侃愣在原地,这是…铁树开花了?



走到收银台看到热气腾腾的关东煮,毕雯珺随手打包了几份,出了大厂之后还在生长期的justin身高一路飙升,最后止步在186,老是嚷嚷着自己要是当年再都吃点肯定会超过他的。那就给孩子买点夜宵吧,到时候再长不过可就赖他自己了。



提着盒子踏着路灯走出来,和守在门口的粉丝打了招呼,三人就转身离去。



看着李希侃和余明君并排走在前面说说笑笑,要是以前他肯定就在一旁默默的听着,但是现在不行了。



仗着腿长的优势,毕雯珺三两步就追上了他们,本来想直接从中间插进去,可突然想起身后的长枪短炮毕雯珺顿了顿,不行不能太明显。



虽然经常被吐槽游戏打得不太好,可是毕雯珺自诩走位还是可以的,顺着李希侃步伐的节奏空档,毕雯珺终于把自己塞到了李希侃身边。



刚和余明君打闹完李希侃脸上的笑容还没完全消失,看到毕雯珺走上前有一点小小的惊讶,继而又绽放了一个更大的微笑,眼睛弯弯的很可爱。



走到宿舍大门口,余明君突然说帽子落在练习室了要回去拿,然后就扯着李希侃要走,毕雯珺完全来不及思考下意识的抓住了李希侃的右臂,气氛有一些微妙的尴尬。



“呃…这么晚了,希侃先和我回去吧……”毕雯珺顶着两人疑惑的目开口。



余明君咬了咬下唇,很爽快地松开了李希侃的手,“对对对,宝宝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没事的。”然后就飞快地溜出了两人的视线。



看着余明君跑得欢快的身影,李希侃疑惑地转头询问,“他……?”



“没事,我们先走吧。”说着自然的搭上了李希侃的肩膀,即使上楼梯这个动作并不舒服毕雯珺也不曾松手。



将李希侃送至宿舍门口,毕雯珺压着嗓子在李希侃的耳边说了句晚安,转身欲离开的时候意外的被扯了回来。



看着李希侃有些害羞的神色,毕雯珺一头雾水,看着李希侃把缩着的手从袖子里伸出来,张开手掌,“这个感冒药和润喉糖你备着吧,是你喜欢的柠檬口味,明天…好好发挥。”



然后迅速闪身躲进宿舍,留着毕雯珺一人站在门外对着手上的东西傻笑。



刚进宿舍Justin和丞丞就猛地扑了上来,接过关东煮满足地给他一个飞吻,“雯珺哥你真好。”



简单洗漱后躺在床上,毕雯珺想着李希侃最后那下涨红的脸,思考着自己做对了吗不知道醒来还能不能到第二天,思绪混乱着毕雯珺也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意料之中的婚礼布置,毕雯珺熟门熟路的看向红毯另一端,却发现李希侃在悄悄的注视着自己,对上他的目光大步走来。



不得不说穿着西装的李希侃是帅的,走过来整个人的气场都不甚一样,他走到毕雯珺的面前对他笑了笑。



“我真的很高兴你来参加,我…”说到一半李希侃不过分亲热也不疏离地抱了抱他,“祝你以后发展都好。”



毕雯珺低头看着这个毛茸茸的脑袋,嘴角勾起,至少在目前看来一切都好,他的改变是对的。


-05-


没有任何犹豫的,毕雯珺再次捏碎了红酒杯,甚至还打趣的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去参加一个什么比力气的节目,感觉自己能稳赢。



时光再一次倒流,毕雯珺发现自己和一大堆练习生站在大厂的路口,那就还是在大厂的日子了。



他拉过闹得正欢的黄新淳,“现在是几月份?”



黄新淳用关怀傻子一般的眼神同情的看着他,“咋,高兴傻啦?”



看毕雯珺幽幽地盯着自己,抖了抖莫名的寒气,“三月末啊,我们马上要去吃海底捞了你好歹笑一下吧。”



三月啊…那应该快要决赛舞台了,大家一起去吃火锅的事情他是记得的,当时一个个开心得跟出道了似的,一百个练习生硬生生的吃出了一千人的感觉,这段记忆怎么能忘。



车来了,毕雯珺四处搜寻着李希侃的身影,恰巧看见他灵巧地钻进车门,赶紧跟了上去。



到最后一排和李希侃并排坐好,毕雯珺有点摸不清现在的自己和李希侃是什么关系,他不知道在他两次改变以后和李希侃又发生了什么,脑子里只有一点零碎的记忆并不能对上号。



但是之前去海底捞的时候绝不是能这样坦然的坐在一起的关系,毕雯珺扫过前排练习生们不敢直视假装各聊各的尴尬神情,甚至还瞟见Justin对着自己贼兮兮的笑着,手掌握拳做了个加油的动作,所以是他理解的那样吗……



转过头看李希侃把自己缩在车窗角落,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击着大腿。



毕雯珺慢慢地靠得近点,再近点,然后像偷腥的猫一样飞快的在李希侃脸颊上亲了一口,接着挺直上身,余光注意着李希侃的动静。



并没有表现出抗拒和惊吓的成分,反而把头埋得更深了些,眼尖的毕雯珺发现李希侃的耳根开始泛红。心情愉悦的毕雯珺哼着小曲儿,唱着唱着又咧开嘴笑得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这一次呆得异常的久,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了,最后一次决赛选歌的日子都要来了。



毕雯珺适应得很快,pd说得真的很对,出道了以后每天都在赶行程,能留给自己练习的时间非常的少,最纯粹的时光还是做练习生的日子。



“pd好!”“pd!!”大家此起彼伏的问好声把他拉了回来,按照节目进程今天是选决赛舞台的日子。



“许久不见,大家又帅了啊。”pd带着熟悉的笑容,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毕雯珺打趣的想,要是说现在的自己是二十八岁的毕雯珺的话,那pd都可以叫他哥哥了。



想完就浑身抖了抖,不敢玷污不敢玷污。



“今天我们选歌的主题分为两首,分别是Mack Daddy和It's OK ,我们先听一下。选歌的顺序由排名低至排名高,排名高的一位有权挤掉排名低的练习生”场内一片哗然。



“完了完了。”“各位放过我吧,求求了。”“节目组这是要搞事情啊。”



毕雯珺感受到了左方的一道目光在看着自己,他回忆起自己当时选择的是Mack Daddy一个比较亮眼的part,也很幸运的没有被前十一位挤掉。



“现在请毕雯珺练习生上前选歌。”



不带犹豫的,毕雯珺大步走向前果断的撕下副主唱4的练习生的头像,然后将自己的啪一声按在李希侃之上,心情一片舒畅,走回去的路上他悄悄看了下李希侃的表情,笑得很开心。



之后自然也不会有哪位练习生还想去抢这两人的位置,如果不想被揍的话。



大厂的时光过得很快,沉睡了已久的身体记忆在繁重的练习中又被唤醒了,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以前是盼着四个月赶快过去,而现在毕雯珺倒希望时间走得慢点,再慢点。他想继续沉溺在和李希侃一起的日子里。



决赛舞台结束了,所有的练习生挤在舞台上告别说笑,再经历一次分别多少还是伤感的,憋不住泪水又一次滑落,把头埋在队长的肩上哭得痛快,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因为卡十位,殊不知是因为内心的那个人。



感知到可能今晚就要结束了,回到现实世界不知道还是不是又要看到李希侃牵着另一个人的手共度余生,毕雯珺开始思考这样的循环到底什么时候结束,到底能不能改变最终的结局。



“诶,别哭啦。”软软的小奶音在耳边响起,感受到李希侃轻轻地蹭了蹭他的袖子,毕雯珺抬起了头。



麦锐只剩李希侃一人了,自己的身边尚有队友安慰可是李希侃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台上转来转去。



毕雯珺趁着人多,破开一条小道走到李希侃旁边,然后用力地把他搂进怀里,力气大到有一种快要把他搂碎的感觉。



“希侃…答应我,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都要给我一次机会好吗,至少给我一次挽回的机会…”



李希侃感受到了毕雯珺不同寻常的情绪,乖巧地把脑袋搭在他的肩上,微微地点了点头。


/


不是婚礼的现场。



大脑被酒精麻痹的感觉异常的清晰,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毕雯珺费力的从桌上爬起来,眯着眼睛环顾四周,看到李希侃和黄新淳两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揉了揉眼睛,眼前的物象清晰了一些,听觉也逐渐恢复。



“你怎么就突然想结婚了,哥们一点准备都还没有呢。”黄新淳大大方方地搂着李希侃。



“她说先定下来,我也没什么意见。反正已经退圈了,也不用担心什么偶像恋爱了。”李希侃把玩着啤酒瓶盖。



“你当初为什么退圈啊,做事真是一点预告都不给,接连给我们两个惊吓。”



“以前的事就别再提了吧,说着伤心。”李希侃是成熟了,毕雯珺撑着脑袋眼底都是化不净的醉意,见那两人也没有太在意自己也就放心大胆的听着。



“那雯珺呢,你还…”毕雯珺竖起耳朵听得认真,他迫切地想知道自己的改变到底有没有作用。



包间的门嘭的一声被撞开,“温州哥哥,我来啦!!”Justin冲了进来,看到房间有里隐隐尴尬的气氛后停住了脚步。



“你怎么来这么晚,我们都打算撤了哈哈哈哈。”黄新淳尬笑地圆着场,“那正好,你和我一起把雯珺送回去吧,我一个人搬不动他。”



Justin瘪瘪嘴,对自己没能凑到热闹感到惋惜,可也乖乖地扶起了毕雯珺,李希侃看Justin抬得吃力过去搭了一把手,结果把自己坑了进去。



屋子里的人都无言地盯着毕雯珺扯住李希侃的手,李希侃试着把手扒下来未能成功,讪讪地摸了摸鼻子,“那我送他回去吧,酒店也不是很远,没事。”



“希侃,真的没关系么。”黄新淳见毕雯珺手上的力道全然不像醉酒之人下意识的询问,在下一刻接受到Justin的眼神之后又悄悄地闭上了嘴。



“不然你能把人扒开么。”李希侃翻了翻白眼,认命的扛起毕雯珺,虽然说毕雯珺看起来瘦的很,但这两年练了点肌肉再加上个子高,重量还是有的。



跌跌撞撞地把毕雯珺塞进车里,到了酒店一个女孩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毕雯珺闭眼假装沉睡,听声音应该是新娘子了。



头晕脑胀的又吹了风,毕雯珺本就是易受寒的体质现下止不住的咳了起来,察觉李希侃掰开了他的嘴塞了什么东西,应该是润喉糖,柠檬味的。



毕雯珺突然很想问李希侃,新娘也容易感冒吗,也喜欢柠檬口味吗。



听着李希侃用宠溺的语气让女孩先回去,毕雯珺嘘唏时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呀,连李希侃也不再只是那个口头喊着是成熟男人的小孩了,也可以独当一面了。



按捺不住内心波涛的情绪,毕雯珺在李希侃打开房门之后用力把他摁在墙上,不顾李希侃的挣扎吻了上去,不再缠绵而带着一种侵略的气息,他到底不能接受李希侃不属于自己的事实。



“唔…你放开我。”李希侃试图扯开毕雯珺惹火手,眼前人清亮的眼眸哪还有半分醉酒的模样,可毕雯珺像听不到那样,下一步就要解开他的扣子。



“毕雯珺!!”李希侃怕了,害怕自己隐忍已久的情感再度冲破牢笼,害怕再度受伤害。



松开扣住李希侃的手,毕雯珺无力地后退然后顺着墙壁滑坐到地上,曲着膝盖低头喃喃自语,“为什么要退圈…为什么要结婚…”



李希侃蹲下身和毕雯珺面对面地坐着,毕雯珺听见他说,“其实我是找过你的。”



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毕雯珺想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竟看到了李希侃脸上的稍许落寞,“可是…是你叫我走的啊。”



“不可能,不可能…”毕雯珺下意识地否定,所以在他回去做出改变之后,一切又发生了什么变数。他想否认,可是他知道自己的,如果李希侃真的在退圈之后找过他不善言辞的自己一定会用最决绝的话语伤人的,他知道的。



无际的夜色中,毕雯珺依然靠在墙壁之上,身边早没了李希侃的身影,李希侃说当年一次舞台彩排的时候,摄像机脱轨避之不及的他被砸中了脸,五官倒是没事只是眼睛受伤了,医生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不能好。



团队各成员都在事业上升期拖不得,公司和他商量就先去国外复健,他答应了。临走时去找过毕雯珺,可一时接受无能的毕雯珺冷着脸让他走,少年人的自尊也让李希侃拉不下脸,一走就再没消息。



李希侃又一次站在房间门前,听到房里传来的玻璃破碎的声音赶忙冲了进去,出了酒店发现送毕雯珺的时候顺手把他的手机钱包都塞进了口袋,叹了口气认命的去买了些感冒药和吃的大包小包的提了上去。



毕雯珺猩红着眼睛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原来不是打碎玻璃就能回到过去……



被李希侃吼着拽出了洗手间,完全不在乎他的谩骂和淌流的鲜血,失神地问他,“如果当初我去找你了,还会是现在这样么…”



李希侃苦笑着,“可是没有如果啊。”



-06-


红毯,鲜花,香槟。


毕雯珺熟练地坐到圆桌上,等待着婚礼的开始,他握了握拳知道自己还有一次机会,最后一次机会。



李希侃在司仪开口前接过了话筒,“很高兴大家来参加我的婚礼,在这里我想感谢一个人,他陪我走过了年少轻狂籍籍无名,包容了我的不足,予我关照和慰藉,很感谢此生有你,只是…再早一点遇见你就好啦。我想要的是鲜花,香槟和一个我爱的人。”



所有人都半蒙半懂的听着,以为李希侃在感谢哪一个长辈亲友,看着新娘幸福地把头靠在李希侃的肩上都报以热烈的掌声。



只有毕雯珺,他真真切切地看到了李希侃在讲最后一句的时候,目光穿过重重人海,然后坚定的落在自己身上。



李希侃看着人群之后的毕雯珺,看着他扬了扬酒杯向自己示意,他看出了他的嘴型,他在说“等我”,然后吃惊地看着毕雯珺捏碎了酒杯。



毕雯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中,看了看手机2022年,是李希侃刚退圈的时候。



他问了余明君李希侃的地址,然后飞快的打车奔向机场,如果在半途中又要回去的话,那他至少要把自己送到去机场的路上。



几个同在机场的粉丝认出了自己,带着哭腔问希侃怎么了,也不管两人不在同一个公司。他喜欢他,早就不是秘密了吧。



“嗯,我去带他回家。”



踏进纯白色的病房,李希侃的眼部蒙着厚厚的纱布,毕雯珺轻轻的在床边坐下不敢出声。



“谁呀?是小阮吗?”



小阮,这个称呼有点耳熟,毕雯珺想起来了这是请柬上新娘名字,想来是自己不在的日子里这个姑娘一直陪伴着他,李希侃日久生情也是被感动了吧。对不起啊,他是我的了。



无言的沉默,李希侃张了张嘴疑惑的出声,“…毕雯珺?”



世界上最美妙的词语不过一个失而复得吧,毕雯珺搂过李希侃的肩,时间静止在这个画面。


/


毕雯珺又一次出现在了婚礼之中,瞬间铺天盖地的绝望奔涌而来,怎么会这样怎么还是要结婚…


他想嘶吼,想破坏,企图把自己从绝望的深渊中拉出来,可是无果,脸色泛白,看着李希侃独自站在红毯那头。



突然肩膀被撞了一下,黄新淳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想啥呢,自己的婚礼都能发呆。”



…等等?他说什么?



那头的李希侃笑得耀眼,“老毕…”



老毕,这就对了,终于和记忆重叠。



他在掌声和欢呼中,一步一步地踏到红毯尽头。


-end-






评论(18)

热度(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