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洁癖 瞎磕勿扰

【毕侃】口是心非 Ⅰ

校园/甜/长


======

天气开始转凉了,毕雯珺走在过道上把一摞作业往上挪了挪,手臂已经被压出了两道红色细痕,用胳膊肘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的冷气开得很足,气流在空气中旋转,夹杂着一些语气不平静的声调传进他的耳朵里。


毕雯珺侧头望过去,教导员拿着本子卷成圆柱体指着墙边的男孩子训斥着什么。那个男孩子低垂着脑袋,看起来兴致并不高涨,连出声顶撞的兴趣都没有。


头发染成金黄色,但已经掉得差不多了,半黑半金看起来有些不羁,勾起的嘴角带着嘲弄的微笑,只是背在身后的双手出卖了他。


食指用力抠着皮肉,还有一排密麻的指甲印,刘海因为下垂盖住了眼睛,大致能看出他在盯着地板发呆,教导员的每一句话却一丝不落地听了进去。


“你已经第几次违反校规了?不要以为父母在国外就可以为所欲为,学校依然有开除你的权利不会因此而同情你。”


“还被举报在宿舍抽烟?这头发也不符合规定…”


男孩突然像个被踩住了尾巴的猫,带着争辩的语气开口,“我没有抽烟。”意外带着软软糯糯的音调,毫无说服力。


但毕雯珺想他说的应该是真的。


固然从他身上看出了一种不同于普通学生的样子,却又没有那股社会上的痞气,反而像一个小孩迫切地想做些什么来表明自己是不受控的。


“没有?没有会被同学举报吗,我已经尽力让学校商讨后的最好结果是退宿了,李希侃等会给你父母打个电话让他们给你找个房子,真的是工作再忙也该管管孩子啊。”


“不要!不要给他们打电话…”被称为李希侃的男孩子再度开口,意识到自己语气过激后又渐渐弱了下去,“退宿就退宿,我会自己找公寓,不要给他们打电话。”


“不行,你的安全问题学校是要负责的,更何况没成年你怎么自己办手续。”


冷气流吹过皮肤,毕雯珺起了一手的鸡皮疙瘩。李希侃,这个名字他是有听说过的,小一届的学弟,也算是个风云人物,没想到第一次看见真人竟是这么个滑稽场面。


把作业立在桌上整了整,然后轻轻放下,毕雯珺走向那个角落,“老师,作业抱来了。”


教导员点了点头,挥手示意他出去,随即转头要继续和李希侃说话。


一向不爱凑热闹的毕雯珺难得地多了嘴,甚至语出惊人,“老师,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让希侃来我家,刚好空了一间房。”


希侃,自然且亲密,仿佛天生就该如此,意料之中看到李希侃抬头眼底的诧异,小狐狸长相,迷糊的让人腾生一股保护欲,这个对视让毕雯珺颇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怎么形容来着。




一眼万年。




/



把人领出去后一路沉默,尴尬的气息弥漫在两人四周,在教导员问是要打电话给家长还是跟毕雯珺走的时候,李希侃当然选择后者,先逃离魔爪是主要任务。


大抵是老师看毕雯珺在学校恪尽职守,学业社团活动样样是拔尖的,也亏得一声希侃太过唬人,还真以为两人是熟识的,秉着赶紧解决烫手山芋还要为山芋好好负责的思想,急忙忙地让毕雯珺把人给提走了。


沉默延续到奶茶店门口,接过毕雯珺递来的奶茶李希侃下意识地询问,“两杯?”


忍不住嗤笑出声,“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喝一杯也没问题啊。”


随随便便把一个陌生人往家里招,并且这个陌生人看起来似乎还不太乐意,但要再来一次毕雯珺还是会迈出那一步的,大概天性使然吧,他解释不清楚这份莫名其妙的冲动。


“走吧,先去宿舍整行李。”毕雯珺拉过李希侃的肩膀,却依着后者一起停住了脚步。


“为什么帮我。”语气平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刘海依旧遮着了眼睛,毕雯珺自然是发现了李希侃捏着奶茶瓶身不安的手,这个小家伙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目空一切。


继续揽过李希侃的肩膀,路上上拉出两人长长的影子,“看你可怜行不行。”




/

李希侃合上行李箱,同寝室的同学都在偷笑,后方的那个笑得最欢也最不加隐藏,他想他知道是谁打的小报告,但是他懒得理了。


一个不安分的学生,把自己模样整得人不人鬼不鬼,不受待见是正常的事情,倒也不能全怪同学们的偏见。


唯独隔壁寝室玩得还算要好的黄新淳盘着手担心地看着李希侃,“你真要去那个毕雯珺家住?”


“去个屁,我等会翻窗户出去,你找个时间再帮我把箱子搞出来。”李希侃把行李箱的盖子往下用力压了压,顺势合上了密码锁。


“你……”


“好了,我先溜了,等会他要是找过来你就说没看见我。”李希侃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一身轻松。他若是这么容易妥协,这么多年怕是白混了。



然而轻松感止步在看见那个高挑背影之后,毕雯珺半倚着墙堵在半开的门外,“翻窗?需要我陪你吗?”


所以说狐狸再怎么迷糊也还是狐狸,李希侃的名号作风他听过自然猜到他不会乖乖跟自己回家,毕雯珺姑且安慰自己是因为答应了老师所以才对拐一个麻烦精回家如此热衷。


他才没有在口是心非。


李希侃呲着牙看着毕雯珺似笑非笑弯着嘴角。


靠,这人他妈天生克我吗。


回家就回家,你侃爷没有在玩不起。




/

路过的几个小弟错愕地看着姿势怪异的两个人,“老大你…”,宿舍楼梯口提着箱子跌跌撞撞的黄新淳看到毕雯珺跟拎小鸡崽子一样拎着李希侃走远了,虽然说李希侃也高但骨架小在毕雯珺身边站着倒硬生生的小了一号。


“好了好了,该回哪回哪去。”黄新淳招呼着已经看愣了的小弟们,又费力地扛起箱子跌跌撞撞地转身上楼。


挣脱开毕雯珺的束缚,李希侃不满地抖了抖身体,嫌弃瞟了他一眼,“行了行了,不跑了,你别抓着我。”


毕雯珺回头确定李希侃在乖乖地跟着自己走,才满意的继续带路,一前一后的倒也还算和谐。


李希侃低着头,时不时的踢几颗石子,什么鬼…全身的家当只有一部手机还在身上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跟人往家里跑,心大是真的大,也许今天的真实名字是李希侃奇遇记?


没有察觉毕雯珺停住了脚步,撞上了他的后背,李希侃龇牙咧嘴地揉着脑袋,“你干嘛!有事吗!”


看着小人把自己的黄毛揉得乱七八糟,毕雯珺顺手也捊了一把,“带你去整容,不然你觉得就这幅鬼样我给你带回家,我妈还会让我活着出来吗。”


李希侃的黄毛确实过于抢眼,脸型尖尖的眼睛又长年睁不大,乍一看还真有点唬人,转头看向右侧,是一家理发店。李希侃不情不愿地晃进店里坐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如是安慰自己。


“刘海剪短一点,头发染回黑色,看起来乖一点。”从镜子里看到毕雯珺揪着自己的头发认真地跟Tony老师比比划划,难得一下能安静注视他的机会,还是…挺好看的,也就比侃爷我差那么一点点吧。


“同学你这个发质不行啊。”Tony老师捏起几根,几乎没有用力发根就脆弱得自己崩断了,一度把自己的脑袋当成染色盘李希侃没有太过在意,反正也没人在意自己。


“李希侃,我去买点东西,钱已经付完了,你在这好好理。”毕雯珺拍了拍他的肩膀,叮嘱小孩一样的念叨着。


李希侃,毕竟还是不熟悉的关系,办公室的那一声希侃仿佛不曾存在过一样,一阵微风,一切如常。


“知道,不跑。”李希侃蜷了蜷身体,在椅子上窝成一个舒服的姿势,任由头发一截一截地掉落。


然后视线开始模糊,最初还能感知染发剂的湿润,后来就如同感官尽失一般。被叫醒后,李希侃还没缓过神来,直勾勾地盯着镜子里的陌生面孔。


黑发顺毛的小孩远比炸毛小痞子要顺眼得多,镜面折射出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光线,李希侃有点恍惚,感觉像被脱光了裹在身上的保护色,刘海剪得松松软软耷拉在额头上,眼睛没了遮挡开始直视世界。


Tony看着男孩子的眼神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剪完发不满意的大有人在,只是刚才那个更高的男孩子走之前也用力拍过他的肩膀,留下一句轻飘飘的好好剪转身离去,肩头的力道还清晰存在,身高总是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他自觉剪得还可以,或者说换个发型宛如脱胎换骨,眼前的男孩子一下清爽了很多黑发也更显精神,夸张点一下从社会青年变成根正苗红的好少年,也不得不说刚才离开的那位眼光着实毒辣。


李希侃望着自己深呼吸,太乖了,这样的自己看起来太幼了,全然丧失了昔日老大的威风。拳指紧握,给了镜子中的自己一个坚定的眼神,没事!小爷颜够硬,怎么样都帅。


踏出门店,李希侃看着车水马龙发呆,天色已经暗了,余光看见熟悉的身影提着大袋子从马路对面穿过来,李希侃不愿意先开口打招呼,就这么看着。


毕雯珺抬起头,眼神游离的扫过站在门边的李希侃,继而穿过他盯向店内。又往前走几步,才像发现了什么不对劲那般,重新把目光放在李希侃脸上,写满全脸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干嘛…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吗!”李希侃为了掩饰内心的稍许不安先开了口。


“丑死了。”毕雯珺不自然的移开目光,低头轻咳揉揉鼻子,随即从白色塑料袋中掏出一瓶柠檬茶塞给李希侃,“走了,回家吃饭。”


路灯亮起来了,匀称地撒在毕雯珺的身上。李希侃摆弄着手中的柠檬茶,是猎人身份的那瓶。


嗯。

家。


-tbc-

评论(14)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