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洁癖 瞎磕勿扰

【毕侃】口是心非 Ⅱ

校园/甜/长

======

摁下电梯按钮,密封的空间开始上升,李希侃看着站在电梯门口的毕雯珺,心里砰砰直跳。

还是,有一点,紧张的。

敲门后等待的时间并不算太久,一个小男孩抱着平板颠颠地跑来开门,看见李希侃愣了一下又跑开了。

目测是一二年级的年纪,毕雯珺看着自家弟弟无视李希侃的举动,弯腰脱掉了运动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弟弟,二年级,这小孩现在有点皮不好管。”

李希侃点点头看着小孩跑开,男孩的戒备很明显,怪自己长相太嫩还是这种发型,说不定人家根本没把自己当哥哥看,要不是身高在这压着,估计白眼都翻起来了。

坐在沙发上,毕雯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拍了一下弟弟的脑袋,“你不是去跆拳道馆封闭训练吗?!怎么回来了?”

弟弟瘪瘪嘴,手上操控游戏人物的速度倒丝毫不减,“老师说我身高不够,再长几年。”

毕雯珺无言的沉默了,本来是想着弟弟不在家可以让李希侃先住着,现下人回来了,住哪又是一个问题。

尴尬的话题还没说出口,毕妈妈拉开厨房的玻璃门,端着饭菜出来了,李希侃迅速站起来乖巧地问好,寄人篱下还是留点好印象,装乖他还是很拿手的。

“哎,小侃是吧,雯珺都和我说了,父母出差你就安心在阿姨家里住吧,就把这当家。”

所以说去理个发型是正确的,李希侃虽混得潇洒却不同旁人一道化妆,肤质还是好的。细眉细眼的小嘴一翘,最讨长辈欢心了。

李希侃默默地转头与毕雯珺眼神对视,一条龙服务还真是周到,理由都编好了。

弟弟的平板发出out的游戏声效,带着点小怒气地把平板往沙发上一摔,“我去叫爸爸吃饭。”琢磨不透是因为游戏失败了还是对李希侃的怒气迁移。

一餐饭是吃得平平淡淡,毕爸爸和气稳重毕妈妈就稍显热情,筷子没停过的不停夹菜,搞得李希侃频频向毕雯珺求助而对方挑了下眉表示爱莫能助。

吃完饭毕雯珺带李希侃去看房间,李希侃看见弟弟窝在毕雯珺房间的沙发上又在玩游戏,凑过去瞅了一眼,“吃鸡啊?我带你玩啊,给我98k带你飞起来。”

说着往口袋里掏手机,按下开锁键却显示电量不足已关机,气氛有一丝微妙的尴尬,李希侃黑着脸转身,“毕雯珺,你有充电器吗?”

努力憋住笑意,毕雯珺把充电器递过去,开口救场,“我家我爸妈住一间,我一间我弟一间,还有一间书房,这个臭小子回来是一个意外,你…想睡哪?”

“小侃你睡雯珺床就好了。”毕妈妈推开门,端着一盘水果,“雯珺个高,床当初特意去定制的,睡你俩也够了。”

“阿姨我睡书房吧…书房有榻榻米我睡觉喜欢缩起来没问题的。”李希侃侧头瞟了瞟一旁没有说话的毕雯珺,又转头看向毕妈妈。

心理学表示人的内心对于亲密距离是有一个概念的,与一个人关系的好坏是可以用下意识靠近的距离来判断的,当与不熟悉的人靠近距离小于45cm时,就会下意识地拉开彼此的距离。

李希侃对于这种亲密距离异常敏感,对熟悉的人仿佛患了软骨病一般,对不熟的人靠太近就会坐立不安全身抗拒。

他自觉对于毕雯珺还没到能放心靠近的程度,虽然说已渐渐熟悉可更多是被动的——唯一能说上几句话的只有他,能不熟起来吗。

弟弟去写作业了,房间里只剩下毕雯珺和李希侃,“你弟弟好像不太喜欢我。”李希侃撑着桌子看着毕雯珺。

“他就那样,你要是个女生不管姐姐妹妹现在已经被他拐走了。”毕雯珺拉开椅子,翻出课本,“你要写作业吗?”

“嗤,毕雯珺你看我像会写作业的人吗。”伸了个懒腰,李希侃站直了身,“更何况我什么都没来得及拿就被你掳走了,身家性命可全在你这啦,给我套衣服我要去洗澡。”

/

坐在马桶上李希侃摸出充了一会电的手机,看到微信疯狂跳出的聊天界面。

[黄新淳]

——希侃??李希侃??!

——你怎么样还OK没??

——你看到回我一下啊一定要回我啊!

然后再略过几个小弟代表发来的关心。

电话嘟了两秒就接通了,“李希侃?”

“你催魂呐,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这么爱我啊,你还怕毕雯珺能把我怎么着吗?”

“……”电话那头沉寂了几秒,然后幽幽地开口,“我是怕你把人家怎么着。”

……

恶狠狠地掐掉电话,李希侃用力把手机往洗手台上一丢,呵兄弟。

毕雯珺的个子确实高,套上睡衣裤的时候还长了一截,垂下来刚好盖住手腕,索性男孩子总备着些新短裤袜子,还不至于尴尬到极致。

趴在榻榻米上,李希侃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手机界面显示着几条求生欲极强的消息,黄新淳发来的。

“吃麻麻好睡麻麻香身体倍棒,包吃包住还有什么不乐意的,over.”

继续划了几下,实在没什么可玩的,李希侃的眼皮又渐渐耷拉了下来,脑袋伏在枕头上一点一点的。

迷糊之中一阵触感,随即电风吹的轰鸣声伴这热风在李希侃的耳边响起,毕雯珺捞起李希侃让他趴在自己腿上,手指轻轻地拨动着他的发丝。

李希侃枕着毕雯珺的大腿蹭了蹭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轰鸣声是吵了点可并没有把他从睡梦中叫醒。

似乎没有亲密距离这一说。

看着李希侃咂巴咂巴地嘟囔着说梦话,凑近了也听不清楚,毕雯珺把被子抖开盖在李希侃身上,关灯合上了门,心中的小九九已经了然。

晚安,祝好梦。

-tbc-

评论(8)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