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洁癖 瞎磕勿扰

【毕侃】口是心非 Ⅲ

校园/甜/长

======

“李希侃,李希侃。”


脸被轻轻地拍着,李希侃吃力地把烦人的手扒开,“哎!新淳我再睡会,就一会会………”


“李希侃。”像魔音一般无限循环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然后重重地一掌拍在李希侃的屁股上。


不是新淳。


挣扎地从梦中醒来,李希侃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宿舍里了,抱着被子坐起来发懵。


“醒了没?”毕雯珺居高临下地看着在榻榻米上缩成一团的李希侃。


“嗯嗯嗯。”
明显还没有。

“你知道我是谁吗。”
“嗯嗯……嗯?”


好奇怪的问题,李希侃费力地把眼睛眯开一条缝,看到已经梳洗好的毕雯珺,严肃地转过头盯着墙壁发了会呆。


“拉我起来。”


拉开的薄绿色窗帘下透过来缕缕光丝,温柔地铺在李希侃身上,像一个发着金光的小狐狸。


毕雯珺看着小狐狸弯着笑眼鼓着嘴,撒娇似地伸长手对他说,拉我起来。


然而在随着他站起来以后,小狐狸也一起和光晕消失了,就像从没有存在过那样。


毕雯珺看着彻底清醒后李希侃脸上挂着的依然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眯起眼睛盯着李希侃向洗手间走去而留下的后脑勺。


很有趣。


喜欢不同多面的事物,就如同喜欢yoyo球一样简简单单的球和线就可以变换出那么多花样,变不出来就继续钻研,越难就越喜欢,所以对于李希侃这样善于伪装隐藏的狐狸,他承认他很喜欢。


隔夜洗的衣服还没干李希侃不情不愿地换上了毕雯珺给的校服,对于校服久远的记忆重新冲破了牢笼。


从洗手间走出来,弟弟也乖乖地坐在餐桌上了,“诶毕雯珺,你爸妈嘞。”


“他们三天两头就要出差往外跑,其实也没有固定在家的时间。”毕雯珺拉开椅子,作势要往厨房走去“你要糖心蛋还是全熟的?”


“我没有吃早餐的习惯。”瘫在沙发上继续缓神,李希侃盯着天花板说道。


“爸爸妈妈说不吃早饭长不高。”弟弟咬下一口切下来的煎蛋,含糊不清地说。


怼人的语言还很稚嫩,可弟弟明显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可是我还是有长到一米八喔。”


李希侃有点想笑自己跟个孩子较什么劲,那就姑且算自己心理年龄确实还小吧。


毕雯珺皱着眉看着李希侃,而后者注意到他的视线后耍赖皮一般在沙发上打起滚来,“不吃不吃不吃。”


看来是不会妥协了,那也不强求,毕雯珺拉开冰箱门拿出一瓶鲜牛奶扔过去,看到李希侃被砸疼后丢过来的刀眼才微微抿弯了唇。


“等会跟我一起去学校吗?”毕雯珺收拾着餐碗,问在沙发上又要昏睡过去的李希侃。


“我自己去就好了。”李希侃翻坐起身。


学校的距离不算太远,走路久一点骑车刚刚好,这么大个人应该也丢不了。


“那你放学等我一起走,备用钥匙还没拿出来。”毕雯珺送弟弟出门以后也进房间提着书包出来了,高三的放学时间总是比高二晚一点。


“好。”


/


磨磨蹭蹭地在高二的教学楼晃悠,李希侃有点不自在,远远地看见黄新淳往自己的方向跑过来。


举起手刚准备挥,就看见黄新淳狐疑地慢下脚步,下一秒听见他很真诚地问,“同学,你有看见李希侃吗?”


忍不住一掌拍上他过于真挚脸庞,这兄弟真的做不了了。


黄新淳捂着脑袋不可置信地看了看李希侃的发型发色,又低头看了看他身上的蓝色校服,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自言自语道,“我一定是病了,病了病了。”


彻底确认确实是李希侃并且没疯没傻后,黄新淳揪起李希侃一小戳发丝,“你去参加变形记了吗?一晚上见效的那种?毕雯珺是魔鬼吧?”


很多人对李希侃避之不及是事实,自己跟李希侃玩得好也是事实。可当初只是觉得这人远没有看上去那么放荡不羁,性格也是好的不过不太表现内心的想法罢了,一来二去也就熟了起来,然后越发发现是值得深交。


秉着不能以貌取人的想法,黄新淳真的没有太在意过李希侃的容貌,印象里也是他喜欢瞎整有点乱七八糟的。


所以是真的没有想过打理清楚后的李希侃会这么好看,语言匮乏到脑袋里只剩下好看一个形容词。


校服配上男孩特有清爽笑容,是会讨人喜欢的模样,黄新淳开始不理解为什么之前李希侃要打扮成那副鬼样,明明就算规规矩矩的也有不同常人的帅气。


脑袋里转了很多,最后黄新淳唯一确认的信息是,自己的班草地位不保了。


走进班级后李希侃意料之中听到了全班倒吸冷气的声音和几个刻意抑制住的尖叫,在那个从来没正眼瞧过李希侃的前桌第三次请他帮忙捡东西的时候,李希侃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丫逗我好玩儿是吧?”


嗯…李希侃还是那个李希侃,并不会因为容貌的改变而一并乖巧。


/


下课后毕雯珺快步走向了李希侃的班级,随便抓了一个男生就问,“同学,李希侃在班级么?”


“李希侃?李希侃应该在宿舍吧。”看来被退宿的事情还没有太声张。


余光瞟见一个男孩子走过去,神态总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毕雯珺看过去,隐隐约约记得好像在李希侃的宿舍里见到过。


“那个,同学,李希侃在哪?”


“啊,学长好学长好。”黄新淳手脚都不太自然,李希侃下午就翘课不知道跑去哪了,完全没跟他对过口供现下来抓人了不知道该怎么糊弄过去,“他…他他可能已经出校门了吧,希侃向来行动比较快。”


毕雯珺松开抓着黄新淳的手,明明叫他等自己了,怎么还是个叛逆的狐狸。


“学长,希侃的行李箱还在我这,你要不先帮他拿回去?。”校服的李希侃在黄新淳的心里珍藏,可他也确实怕了在李希侃听到那几声妈妈爱你后的表情。


接过行李箱后,黄新淳又小心翼翼地给了毕雯珺一只仿真的小白猫,说是李希侃需要放在床头才会安心的小东西。


毕雯珺接过小白猫,左右转了转打量了一圈,挺可爱的。所以就算是叛逆的小狐狸内心也还是柔软的。


毕雯珺打了的士把箱子一起拖回去,路上想起来竟然连个电话都还没来得及留,那现在李希侃在哪呢。


回家开门看到那双黑色球鞋,毕雯珺听见心里那块悬挂的大石头落地了,沉闷的回音甚至还在心底转了几圈。


“哥,你回来啦。”弟弟从房间探出个脑袋,“希侃哥哥在书房里,我去叫他么?”





“老大!老大!!我哥回来啦!”毕雯珺疑惑地看着弟弟蹬着小拖鞋跑向书房的身影。


希侃哥哥?老大?


李希侃是把自家弟弟揍了一顿吗…也不像,小男孩这个年纪倔得很,不应该这么容易妥协。


跟着走到书房,李希侃的睡姿确实是缩起来小小的一团,手机应该是设置成永不锁屏模式现在还亮着yoyo球的购买网页,毕雯珺想起昨天小小地即兴秀了一段yoyo球,是被吸引到了吗?


当然也很好奇李希侃这么乖巧的睡姿为什么还能把被子踢去地上,李希侃睡眼朦胧地坐起身时连打了三个喷嚏,天气已经入秋了冬天也不远了。


其实早在昨天就发现李希侃有踢被子的坏毛病,毕雯珺开始盘算心里那点小九九,“李希侃,你以后去我房里睡。”


“蛤?”这句话是有点提神醒脑,李希侃揉着眼睛跳下榻榻米。


“弟弟跟我说他以后作业想在书房做,你跟个瞌睡虫附体似的老睡觉,影响到他了。”


“我没说……”弟弟正想开口反驳就感受到哥哥不轻不重地捏着自己的脖颈,看回去对方也只是回他一个不咸不淡的微笑,又颇具点威胁的意味,吞了吞口水,“对啊对啊,老大,你让给我一下呗。”


小孩撒娇的语气着实可爱,然而毕雯珺发现李希侃可能是那种起床了并不代表就清醒了的群体,否则怎么就那么爽快地搬起被子走进了他的房间。


看到李希侃额头上的红色压痕,不像短时间内印出来的,毕雯珺皱着眉头问他说,“你翘课了?”


可李希侃好像并没有觉得这么干有什么不对,甚至斜着眼跟他说,“哎聪明。”


眉头还是皱着,毕雯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一句话,驯服野生狐狸的过程总是艰难的,不过没关系。


他向来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tbc-

评论(9)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