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洁癖 瞎磕勿扰

【毕侃】可是我不想有姓名

我开始造糖了。

======

00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小黄人黄新淳。

我是真的不想再拥有姓名了。

01


大家觉得我们乐华七子里谁最省心呢?

我没有要cue自己的意思,我只是皮得不外露。

有人说是泽仁和雯珺,大师兄其实勉强算一个吧,毕竟他最多看动漫看到半夜被控诉扰民罢了。

可是毕雯珺。

呵呵呵呵呵呵。

02


大家知道我们乐华是有一个“交作业”的传统吗?就是当队长在群里艾特了全员,那么交作业的时候就到了。

我可是有被夸为乐华最会拍照的人,所以作业质量总是又快又好,还经常超出份额。

这个时候就有人开始蠢蠢欲动了。

权哲是六个人的拍照景点,而我,是毕雯珺的拍照景点。

雯珺他自拍的水平…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出了大厂以后他就经常偷懒,让我直接和他一起拍然后好去交作业,所以才会十条微博里三条都有和我的合照。

本来我是觉得没什么,乐于助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嘛。

可是最近我惊恐地发现,毕淳竟然有了姓名。

03


我知道那几天毕侃的超话肯定一片哭嚎。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翻出毕侃的超话签到来表明我的友军立场,明明一直是坐在VIP坐席上瞎磕的黄新淳,竟然有了姓名。

其实对于有姓名这件事还在大厂的时候我就有注意到。

大家应该听过一句话吧,这年头不炒cp的爱豆都糊了。我不能糊啊!所以我开始了漫长的寻找cp之旅。

那我肯定得在乐华里先找呀,毕竟熟对吧。

首先我们队长是排除了的,为什么呢,一个是因为他cp太多了我插不上号。

另一个是因为…他每天和蔡徐坤甜甜腻腻地煲电话粥,人家是真的,我瞎掺和个什么劲儿。

再排除两个是我们乐华著名的xxj恋爱,他们俩的神奇世界我也进不去…况且打扰别人谈恋爱是不好的,所以祝他们百年好合我先走了。

咦,我好像说露了什么。

没事,你们什么都没听见。

那么就只剩下三个人了,泽仁他身上的正气太过耀眼,光芒万丈,不适合我。

权哲的话用专业的术语来说,和我也没啥cp感,不合适。

所以我只能把目光转向大厂的金瓜毕雯珺,为了工作我还是愿意勉强当一下花的,毕竟雯珺他那个身高和冰山气场摆在那我也逆不了对吧。

这里其实要解释一下,他并不冰山只是不太会表现自己而已,所以当时我综合了一下毕雯珺最合适了。

重点是他也愿意和我营业啊!

呃,后来我才明白是我单方的面误解了他在和我营业。

04


在大厂,走去全时的路是最好让zdjj们拍到照片然后吸引cp粉的机会了。

我肯定得把握好啊!

更何况当时是毕雯珺他自己来问我要不要去全时的,我还能怎么说呢,当然是欣然答应了。

然后我就发现,全时的这段蜜路之旅还有第三个人,李希侃。

天真又可爱的我当时以为这个阵营是这么解读的,黄新淳和毕雯珺,加上黄新淳的好朋友李希侃。

全时里开着暖气,被关东煮香得不行的我,并没有意识到“人从”的队形有什么不对,我依然单纯的以为他在和我营业呢。

那个“从”不用说是毕雯珺和李希侃。

事后我总结了一下,是关东煮的错,不是我。

我心满意足地吃着关东煮,心满意足地看着毕雯珺和李希侃一起对守在门口的粉丝挥手,心满意足地看着他俩并排走了。

然而并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对劲。

每一次想起来这个场景的时候,我只能感慨多么天真又无知的黄新淳呀。

发现事情苗头有点不对劲的时候,是我终于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到了毕雯珺李希侃和余明君走去全时的时候。

是的,毕雯珺李希侃,和余明君。

他们又走了“人从”。

那个“从”又是毕雯珺和李希侃。

躲着staff姐姐在厕所玩手机的我,目瞪口呆看着视频里的毕雯珺以一系列骚得不得了的走位走到李希侃身边。

如果他打游戏也有这种走位,就不至于我们五个人轮流
都带不动他了。

为什么是五个呢?因为正廷哥也是带不动的那个,但是我不敢说。

不要问为什么我会去看毕侃超话里的视频,我承认最初是秉着了解对手才能百战百胜的念头去的。

而现在我只能继续甩出那张超话签到来回答你。

真正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是情人节那天他们两个人一起去了五次全时。

五次??

属猪吗?

当我和丞丞justin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绘声绘色地描述我的震惊并企图让他们也同等震惊的时候。

我才发现,属猪的是我。

“对啊,他们在谈恋爱啊”范丞丞盘腿坐在床上吃着串,理所当然地跟我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新淳你别是没看出来吧?”justin笑得我都担心他从上铺掉下来。

虽然我挺希望他掉下来的。

我竟然愚蠢地想和毕雯珺炒cp??我是那种抢兄弟的那啥的人吗?我为那个傻不拉几的黄新淳道歉。

于是我光荣的成为了乐华最后一个知道毕雯珺和李希侃在谈恋爱的人。

也许是大厂的练习生里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至少我不死心继续和几个熟识的练习生讲的时候,他们都是一副你才知道啊的表情。

这些谈恋爱的,就好了不起哦?

05


说到有姓名,我唯一比较庆幸的就是关注毕淳的人并不多,否则我怕是会被李希侃打死。

希侃啊,你看着他傻傻乎乎的其实可会生气了,我们,我的意思是我和泽仁权哲已经不知道第几次看着毕雯珺和希侃视频通话唱歌把他哄开心了。

谈恋爱确实了不起。

为了防止毕雯珺继续偷我作业,为了解救尴尬的小黄人,我开始时不时在与李希侃的私聊界面怒吼让他教着点毕雯珺拍照。

希侃真的有在教。

4月18日,也就是毕雯珺用了有我和权哲加上食物的图片凑九宫格的那天。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最后那张他唯一的自拍?

是的,和李希侃连着麦现拍的。

然后李希侃还热情地让我再教一下毕雯珺,毕竟他们隔得远教起来不方便起来。

是的,那个亲亲是对着李希侃做的。

你们难道没有看到我要翘不翘的嘴角和眼底里溢出屏的尴尬吗?

没有的都去面壁,你们不配当显微镜女孩!

然后仓鼠也确实是毫无求生欲了,他他他就靠着毕雯珺就睡了。毕雯珺还拍照了,毕雯珺还发微博上了,但是好在希侃并没有吃醋。

可能是小情侣之间的情趣吧我也不是很懂。

而我只能在两个月以后的某天,开个微博小号故作高深的在超话里说一句“那天你们磕的都是真的,不要私信问我什么是真的,能说我早说了。”

我也不再是那个稚嫩又可爱的黄新淳了,炒cp营业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只想安静的当一个bkboy.

06


拜托你们去磕毕侃吧,他们是真的入股不亏。

我真的真的不能再有姓名了。

-end-


======

因为一个简单明了但是解释起来废话很多的原因,《失恋》那篇红豆暂封,等星期三我放假了就解封,那个时候,我这个人都解封了!!

评论(21)

热度(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