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洁癖 瞎磕勿扰

【毕侃】口是心非 Ⅳ

校园/甜/长

======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就好像只是找了一个新的居所,没有差别。


“诶希侃,你觉得毕雯珺他怎么样啊。”坐在食堂里的小鬼向着另一个角落的背影扬了扬下巴。


“还行吧,相处起来也挺好的。”李希侃专心地和餐盘里戳不起来的丸子搏斗。


小鬼扭过头来,“不是你都住了有几天了吧?”


“跟被包养了似的…”黄新淳的声音幽幽地传过来,接收到李希侃威胁的讯号后又即时闭了嘴巴。


世界这么美好,还是活得久一点比较好。


李希侃顺着两人的目光也看向毕雯珺的背影,难得微微红了下脸,随即又恢复如常。


其实他是觉得两个大男生睡在一起也没什么关系啦,在确认过自己对毕雯珺好像并不反感以后也就大大方方地睡去他房间了。


只是每天早晨总在另一个怀抱中醒来的感觉…着实让人吃不消


对于这个话题,还是不要多讲了。


拿到了家门的钥匙,回家有了油烟气息,有人拌嘴有人嬉闹,李希侃不否认现在的日子好像是充实了那么点。


回到家,毕雯珺又看到了因为翘课而早已在家中的李希侃,“你这么翘老师都不管吗?”


李希侃斜叼着棒棒糖,“他最好是管得了。”


“你给小毕树立一点榜样好不好。”


“我觉得老大这样很酷啊。”弟弟掏出小书包往房间走。


“哎弟弟有眼光。”


“你别跟他学听见没。”毕雯珺看着弟弟走进房间,又看了看瘫倒玩手机的李希侃,跟着走了进去。


“哥?”弟弟拉开书包拉链,难得地看见自家哥哥进了自己房间,他向来不会在学习时间打扰自己。


倚在桌边,毕雯珺开口问“,你不是本来挺不喜欢李希侃的吗,怎么改口了?”


弟弟翻开铅笔盒,“因为希侃哥哥特别帅啊,前天他回来说无聊去玩了你的yoyo球,磕了一下球都歪了,我本来都吓傻了,可是老大他还特淡定地跟我说没事不怂你不会发现。现在看来你确实没发现嘛。”顿了顿又说,“而且他吃鸡是真的厉害!”


帅好像不是这么用的。


“你说什么…?”毕雯珺觉得自己的声线有点颤抖,“哪颗球…”


“黑蓝色那颗呀!老大一眼就相中那颗了,说那颗看着特别厚实特别有大将风范。”


脑子里翁嗡嗡的一篇混乱,毕雯珺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是想打人的。


一切都解释通了,叛逆期小孩把另一个叛逆狐狸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举动作为了崇拜原因,他确实对李希侃说过可以拿球玩玩,可是他也加了句你别磕着了啊。


所以那天看到屏幕亮着yoyo球的购买网页根本就不是因为李希侃对球有兴趣了,感情是想买一个赔。


是球盲无疑了,看来李希侃还不知道那颗球的价位。


毕雯珺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又扭了扭脖子努力克制住去把李希侃揍一顿的欲望,可随后就抬脚离开了房间,这他妈忍不了。


“李希侃你……”


换了个姿势趴在沙发上的李希侃玩着手机,可能是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一起笑眯了眼,听到毕雯珺的声音后看向他的眸子里还带着未消散的笑意,“蛤?怎么啦?”


……


认命般地转身走向房间,毕雯珺叹了口气,有些人吧,你就是拿他没辙也不知道为什么。


吃完饭李希侃自告奋勇地说要去帮忙洗碗,毕雯珺瞅着他难得的思想觉悟也就任由他去了。


厨房里兵兵乓乓的一阵乱响,弟弟探出脑袋看着哥哥盘着手用一种接近嫌弃的目光盯着李希侃,发现他的出现后又对他挥挥手,“小毕你去玩,这里小孩子不适合待。”


在李希侃第三次手忙脚乱地捞起沾满泡沫的碗碟后毕雯珺终于抢了过来。


“我洗吧。”


李希侃像猫一样把满是泡沫的双手垂在胸前的样子傻傻楞楞的,半响憋出一句,“你家的洗洁精太滑了吧…”


无语地歪头看向李希侃,“你是祖宗,你好好待着就是给我省事了行不行。”


洗干净手的李希侃撑着长条形的洗碗台坐了上去,双脚在空中荡悠着,看着毕雯珺熟练的家务技术,“哎毕雯珺,我发现你很贤妻良母啊,以后嫁你的小姑娘真是享福了。”


“我也这么觉得。”


感情还是个臭屁男孩呢…夸不得夸不得。


/

“哥哥哥哥,明天要放假了我们去玩嘛~”小毕拉着毕雯珺的胳膊撒娇。


“不行,要考试了你知道吗,爸妈不在你就想着玩,作业写完没?”毕雯珺翻着书毫不理会弟弟的撒娇。


有一个学霸哥哥真的好无趣…


弟弟扁着嘴坐在沙发上生闷气,转头看见自家老大贼兮兮地朝自己招着手,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眼睛依然盯着书中的内容,毕雯珺的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李希侃你也别想着带他出去。”


“谁说我要带他出去玩了?我叫叫他不行吗!”






从床上睁眼的时候,李希侃像八爪鱼一样的拥抱并没有如期而至,毕雯珺一瞬间清醒坐起了身,床的右侧没有李希侃的身影。


下床走去弟弟的屋,果然空荡荡的。时间显示八点刚过,所以李希侃为了和自己唱反调还真是下血本这么早起床,而自己竟然破天荒地睡得这么沉。


手机微信跳出新的消息,解屏以后看到李希侃发来的照片,一大一小对着镜头比着耶笑得傻兮兮的背景是游乐园的门牌。


李希侃心满意足地揽着小毕的肩,“走了,今天玩得痛快!”






“啊老大我不想玩碰碰车了!你都玩了三次了!”弟弟解开安全带从栏杆出口蹦出来。


李希侃解开带子也跟了出来,一心想着要和毕雯珺对着干就带小孩来了游乐场,也是忘了自己恐高基本游乐场的游戏都是绝缘的,但总不能带着人家小男孩去坐旋转木马吧?那他老大的颜面何存。


“那你想玩哪个?”


“老大你先答应我!”弟弟说着还挥了挥拳头,像李希侃如果拒绝的话就看不起他似的。


“行你说!”


“那个!”指向游乐场中央云霄飞车的两个三百六十度大圆圈,弟弟的眼神里充满着向往,也不是没来过游乐园,只是自家哥哥恐高每次就坐在那不动,软硬不吃任自己怎么软磨硬泡都稳如泰山,一来二去地一次都没玩成。


“卧槽…”李希侃看着过山车心里发怵,感觉到弟弟握着自己的手紧了紧眼睛里都是期待的目光。


豁出去了。


车子沿着轨道坡往上爬,升到最高处后停在半空中,李希侃抓着护栏的手指尖用力到泛白,低着头一声不吭。


顺着轨道极速下降的时候,弟弟的尖叫声也响了起来,原来恐高是会遗传的,哥哥怕高自己也是怕的。才意识到自己恐高的弟弟拼命往李希侃怀里钻,李希侃撑着一点力把弟弟揽进怀里,他妈这辈子都不玩云霄飞车了。


不知道在空中晃了多久,等车停下来的时候两个人小脸煞白,甚是丢脸的扶着栏杆,腿实在软到没力气。


“弟弟。”

“啊?”

“没事,就是想揍你。”







接到李希侃的电话已经是下午了,毕雯珺接通后淡淡地说了句喂。


“嘿嘿嘿,老毕啊。”李希侃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带着些疲倦。


“你有话直说。”


听筒出现一阵杂音后弟弟的声音传了过来,“哥……我们回不去了…希侃哥哥说他都是带卡没有现金,微信支付宝又没钱…”


“李希侃,不是爱动吗,走回来就好了。”


“我靠我不认路…”听筒里一阵忙音,李希侃看着通话结束的界面,“小毕,你哥什么星座的?”


“天蝎啊。”


“靠。”



绝望地走在路上,李希侃第一次对自己坚定的刷卡理念产生了怀疑,平时总揣着银行卡进进出出也没出过什么事,到没想过有一天把自己坑得这么惨。


“弟弟,你认路吗。”腿疼,腰疼,手酸。


“我对游乐场这一带也不熟。”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的照得脸蛋生疼,李希侃总有种要迷路的感觉,怕是天黑都走不回去了。


“诶诶!!老大!!我哥我哥!!”小孩兴奋地扯着李希侃的袖子跳了起来,“我就说我哥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


毕雯珺走到俩人面前,面无表情地说,“错了没?”


“错了错了错了哥哥。”


发现哥哥只是走在前面带路,弟弟拽住他的衣服,“哥!!又累又饿太阳还这么大,我们打车回去嘛!”


“看你们下次还这么皮,走回去这惩罚算轻的了。”


李希侃凑上前,笑得贼兮兮的像只狡猾的小狐狸,“毕雯珺,你不是说不来的吗?怎么反悔啦?”


毕雯珺不自然地润了润喉结,依旧目视前方,“所以我也走路回去。”


-tbc-



======


我终于放假了


解放






评论(12)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