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洁癖 瞎磕勿扰

【毕侃】已加入练习室黑名单

00

小鬼:我要换练习室。


01

我是小鬼。
本来是在大厂占有一席地位的根正苗红rap少年。
现在只是一个惨遭茶毒的小可怜。
罪魁祸首是李希侃和他的同谋毕雯珺。
烦。


02

众所周知,李希侃和毕雯珺正在甜甜蜜蜜地谈恋爱。
哦,不好意思,你们不知道。
但是现在你们知道了。
大厂的小情侣千千万,鬼哥我现在只觉得人生没有了动力活着好累。
现在是第三次舞台考核,我觉得我们这组也真的是可怜,走到只剩三个人。
其实吧是有点伤感,但是我得忍住我要做一个酷bro.
卜凡,哎,卜凡这大雕哭得稀里哗啦的都给我哭懵了你知道吗,厕所里抽抽啼啼地出来以后回宿舍又给我嚎一嗓子说后劲太大缓不过来再哭一会。
想象一下那种低音炮在你耳边委屈巴巴嚎着民歌的感觉。
还没满十九岁的我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
就可能真的是铁汉柔情吧,不是有一个话怎么说的,反转魅力。
哦,你们还是不知道。
没事,听我说。


03

我是小鬼,其实现在我非常茫然。
听听我说的吧有没有贼好听?是不是特别炸特别酷?
说没有的出门左转不送拜拜。
总之呢,现在我们得从被移动的练习生中选四个出来,作为排名第六的王琳凯所在的队伍获得了优先选择的权利,这么说还挺酷的哈。
但是吧,人多有点不太好。
就那什么,特别纠结。
节目里你们是看到我特别果断的给郑锐彬和蔡徐坤盖了章,这不用解释吧就是个人都这么选啊。
坤坤,我们厂的巨C,那个舞台表现力实力人气,是不需要质疑的,再说了这是团体战,且不说这是首这么嗨的歌,就是个八十年代的迪斯扣我也得拉着他往坑里跳啊。
这叫以大局为众。
彬彬,vocal嘛,小半那个高音秀得我不要不要的,听听可不就缺一个vocal嘛,盖章。
精明的可不止温州人,咱大福建也精着呢,才不是什么广东人的开胃菜。
麻利果断的选了两个过后,就开始纠结了。
于是我把人凑在了一起,严肃认真的为舞台考虑。
我们还能留两个人,但是还有四个人站在那里。
奋哥带着期翼的目光盯着我。
老岳带着期翼的目光盯着我。
子异带着期翼的目光盯着我。
希侃带着期翼的目光盯着我。

真是令人为难。
“姐姐我们讨论一下啊。”我对staff姐姐这么说。
但是后期给咱把声音消掉了,不过也是该消掉,不消怕是又有多少姑娘要疯了。

我:哎你们两觉得谁啊?
老潘:就瞎蒙呗。
凡子:你有没有想先要的?
咋跟挑菜似的呢,但要说想要的嘛那还真有,有一个人在开录前就和我打过招呼了,咱不能说话不算数啊是吧。
所以我说:希侃吧,希侃挺合适的。

事情是这样的。
大清早我从宿舍里出来,想去洗衣房拿个衣服,就巧了碰见了希侃。
我打着哈欠跟他说早啊怎么难得起这么早,希侃哭丧着个脸跟我说可能要给踢出firewalking了,睡不着。
我说应该不会吧,他说这是男人的第六感很准的。
嚯,还有理有据的。
然后我们俩就一起从宿舍晃悠去了洗衣房,希侃说按最坏的设想来说就是给踢出去了,boomboom不适合他,如果进不了听听的话,就只能去永远记得了。
我好奇他怎么会这么肯定,他说猜是按名次选人,顺序应该是听听永远记得和boomboom,那么听听没能进的话可能就在永远记得里了。
我大致构想了一下李希侃去Aha的画面,是有点美。
但是他咋这么肯定会进永远记得呢,我想了一下,永远记得里有谁。
毕雯珺。
懂了。
之后我看节目正片的时候发现雯珺还真的是以肉眼可见的焦灼了起来,周阿姨还逗他来着,哦我是说周锐。

凡子:行呗,那就狐狸呗。
其实要选bro还是奋哥我真的不纠结,甩个瓶子听天由命嘛,反正我是把希侃救回来了,他不用飙高音了,他应该请我吃饭。
其实还挺好奇如果希侃去了永远记得,雯珺会怎么说服队友选他进来,但是也可能不说话,直接揽过来,好队友都应该有队友自觉。
但是现在也就只能想想了,鬼哥做了决定就不会后悔。


04

我是小鬼。
我后悔了,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挖坑。
我不想他请我吃饭了,我想他们放过我。
各位,练习室难道不是挥洒青春汗水的地方吗?难道不是充斥着鞋底胶面和木地板摩擦的声音吗?再不济也应该是被压筋压到叫妈妈的哭嚎声啊?
是我太天真了,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成年人。
总有人在肩负着练习重任的情况下,依然甜甜蜜蜜的谈恋爱。
即使是跨练习室。
所以毕雯珺已经被我加入听听练习室的黑名单了。

我钻进了隔壁的练习室,一脸虚脱地靠在镜子上,现在没有导师来验收效果,大家就各练各的,看到我进来都来表示慰问。
是Dream组的练习室。
Justin很开心也不知道在开心什么,“哈哈哈哈小鬼你怎么啦这么颓废。”
我看了他一眼,叹气地摇了摇头。未成年真幸福,至少有人会主动捂住他的眼睛,可是有谁来捂一下我的眼睛吗。
要我去表述他们的所作所为真是太难为鬼了,所以我即兴freestyle了一段,“小鬼小侃手牵手,谁先脱团谁是狗,为了雯珺狗就狗,谁想和鬼牵小手。”
Justin不愧是Justin,他听懂了,并且彻悟了。
范丞丞也凑了过来,一脸听八卦的表情,然后他俩就一起在那哈哈哈哈哈。
鬼生好累。


05

我是小鬼,Justin最近给了我一个新外号,小·毫无求生欲·鬼。
这啥玩意?
可现在我知道了,我可能真的不是那么机警。
毕雯珺他老盯着我干什么,如果不是表情过于不可言语,我都觉得他爱上我了。
可是,这显然不是喜欢的表情。
我默默地坐在练习室的角落,看着那对小情侣在嬉嬉笑笑,其他人都不知道去哪了,就我们仨。
我决定要打破尴尬,我说,“哎希侃,咱再把听听的舞步走一遍吧。”
“好。”李希侃打闹着从毕雯珺的怀里钻出来,然后毕雯珺的眼神就阴郁了,可是我没惹他啊?一定是李希侃做错什么了。
然后我傻站在练习室的镜面前,垂着手目瞪口呆地看见毕雯珺把起身到一半的李希侃扯了回去,他说,“休息一下吧,我带你练练音准儿?”
这我就不得不说了,希侃真的是感动中国的好队友,男色当前也绝不抛弃队长。
他又一次站了起来转头对盘着腿的毕雯珺说,“没事,走一遍练练就好了。”
感动。
后来我才知道,Justin还有给另一个人外号,李·毫无求生欲·希侃。
啧。
还成对的啊。
毕雯珺撑着脑袋看着红衣服的我们,准确的说是红衣服的李希侃跳舞,眼神宠溺得发慌,偏偏李希侃注意到他的目光后还眯眼笑回去。
我是谁我在哪。
我好像知道其他人为什么都不在练习室了,我会努力做一个懂得看时机的合格成年人的。
所以当我看见练习室门外的范丞丞朝我拼命挥手的时候,仿佛一束光照亮了鬼生的黑暗,我等不及音乐结束就顺着那个节奏跳着锤子舞蹦了出去。
顺带关上了门。
Justin从范丞丞背后笑嘻嘻地冒出来的时候,我简直感动天地,冲上前给了他一个熊抱。
看见亲人的感觉,真好。
然而剧情总是不如意的,人生总不会太过于幸福美满,当范丞丞揪着我的卫衣帽子把我从Justin身上扒下来,又顺道自然地插在我俩中间的时候,我深刻顿悟了这个道理。
呵。
亲人个屁。

日子好苦,可是还是要过。
在听听的这段日子我吃尽了狗粮,看着毕雯珺进练习室给李希侃送零食,走进练习室给李希侃拿外套,走进练习室和李希侃去食堂吃饭回宿舍。
毕雯珺,他也有了一个外号,并且全员赞同通过——听听我说的吧练习室编外人员。
他还真不如住我们练习室好了,和李希侃双宿双飞。
这么想想,还好我不和李希侃同一个宿舍,真是苦了那帮练习生们,啧啧啧。


06

我是小鬼,我现在非常震惊。
我准备进练习室挥洒汗水的时候发现了一对小情侣在亲小嘴,还好他们没有注意,我又悄悄地把门关上了,顺带扯掉了摄像机的线。
尽管我弯着腰企图从夹缝中窥探到一星半点,可是你们依然要承认我不是在偷窥!
我只是好奇谁这么大胆。
呵。
果然。
兄弟谈恋爱我能怎么办,当然是帮他掩着了。
虽然这严重影响了我在练习室做一个努力的孩子。
所以,我必须提议,把毕雯珺加入练习室黑名单。


07

李希侃:提议无效,驳回。


-end-

评论(11)

热度(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