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洁癖 瞎磕勿扰

口是心非 Ⅵ

校园/甜/长


没有尝试过生命中突然出现一个人,他以一种绝对的自信出现,开始一起共享你的生活和喜怒哀乐。

会安抚你的坏情绪,也会恰到好处的关心,可能有时候嘴硬口是心非,可你知道他是在意自己的。

李希侃承认这种感觉会上瘾,以至于害怕失去。

摸出长年戴在脖子上的项链,末端镶嵌着一颗圆圆的小黑石,不是什么稀有珍宝,就是普通的小石子。

石头的周身已经被打磨得光亮,黑漆漆的像他的守护神,藏在衣料之下紧贴着胸口,塑封了父母还未开始繁忙的快乐时光。

小黑石的重要性是无与伦比的,抛却那层因素后,东西戴久了难免产生感情,习惯了一点点的小凸起久而久之也就离不开身了。

说到底还是安全感的缺失。

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不甚在意,可归根究底是一个内心柔软得一塌糊涂的孩子,学会用保护色包裹自己不受伤,八面玲珑与尘世周转。

不想承认可确实是事实,李希侃开始下意识地注意毕雯珺的一举一动,看着他笑听着他偶尔毒舌,毫无顾忌地接受他的一切关心。

可这到底是行不通的。

没有谁生来为谁而活,尽管李希侃自认为是有一腔热血和孤注一掷的勇气,可他没理由拉着别人放下大好人生来陪他。

情感的堤口溃提不好抑制是必然,李希侃有时候想想罢了就如此沉醉于这温柔乡算了,不去想未来不用去顾虑。

可放心底的那个人却不再有过任何越矩的表现,他不喜欢打没有胜算的战,更不喜欢贴了人家的冷脸还落得一身滑稽。

说到底勇气在一念之间,李希侃不缺乏决心,可这次却小心翼翼地退至边界寻找一个平衡,把秘密锁进箱子里钥匙握紧谁都不让碰。

他贪念这份美好,于是就尽力让美好持续得更久,从最初心理的抗拒到如今生理上就下意识的去寻找毕雯珺的踪迹,他终究是要沦陷的。

被动的暗恋向来是小心易碎的,敏感的内心随时受到牵扯,霸道地想侵占他人所有,理智却又拉着绳索驻足试探。

这或许能够解释李希侃透过玻璃窗看到毕雯珺和另一个女孩坐在一起时内心的支离破碎。

/

李希侃开始习惯放学后晃悠去高三的教学楼等毕雯珺载他一起回家,虽然偶尔还是会翘课出逃,可后来次数也渐渐的减少,其中的小心思不言而喻。

即时天气转凉,李希侃却也懒得带外套,毕雯珺就在上车前脱下外套蒙住他的脑袋,如同那天在教室里的那般情景,说什么骑车穿外套不舒服,让他帮忙拿着。

李希侃倒也乐得接受男孩蹩脚的关心,后续又逐渐发展成依旧让毕雯珺穿着,自己象征性地钻进后背与外套的空隙之间,紧贴着男孩带着清爽气息的背部,尽管每次脸都烧得耳尖泛红,也好在毕雯珺看不见。

所以在看见教室里仅剩毕雯珺和那个女孩的时候,一股无力感攻心,才发现其实自己什么都留不住。

说仔细来两人也没有什么亲密举动,女孩反坐着一只手倚着椅背另一只撑着下巴盯着桌面,毕雯珺拿着笔在桌面的一沓白纸上不知涂涂画画着些什么,俨然一度公事公办的模样。

可这就足够了。白羊座热烈讨喜,占有欲也称得上烈一字,看着玻璃窗上两人的剪影,心中的麻痒悲伤愈发沉重,李希侃瘪了瘪嘴,转身走出校门。

毕雯珺放下笔杆,伸了个懒腰,侧身看了看窗外李希侃常坐的花坛上没有人影。考虑到升上高三,社团活动费时费力,这会与下任社长交接完工作总算轻松了一些。

和女孩到过别,毕雯珺走出门口在走廊环视一周确定没有发现李希侃,也不甚在意,以为小人是耐不住时间太久先跑了回去。

然而在开门后并没有如期看到沙发上缩成一团的影子,毕雯珺放下书包,走去弟弟的房间,“你老大没有回来吗?”

得到弟弟的肯定后,毕雯珺掏出手机拨了过去,没嘟几声就被狠狠地挂断,毕雯珺听着一阵忙音不明所以地移开手机看了看通话界面,再打过去时就显示对方已关机,心中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

/

李希侃扯着书包走出校门后,茫然地站在对街,暮色降临霓虹灯开始闪烁,街角明明很热闹却又冷清的好像只有他一人。

其实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不过当时内心没有顾虑,往往约上几个哥们就往酒吧窜,这么想来,住去毕雯珺家后他潇洒的日子过往云烟,如今一个个重新想起还有一点恍惚。

手机振动,短信显示一个朋友发来的酒吧地址,他们向来不在手机里说太多,甩个短信爱来不来。

李希侃抬头看了看橘黄色的路灯下的大团飞虫,想起前几天毕雯珺跟他列下的约法三章,以给弟弟树立榜样为理由——不喝酒不打架不去酒吧。

想起教室里不知道还在干什么的两个人,李希侃再一次解锁手机,回了个“走”。

狗屁约法三章,爱谁遵守谁遵守吧。

酒吧鱼龙混杂,许久没来的李希侃感觉耳膜有点难受,远远的看到小圆桌那有人向自己招手,挤着人潮走了过去。

“有段时间没来了啊。”朋友扯着嗓子硬是压过了音乐声在李希侃耳边喊。

“有事耽搁了。”李希侃点点头,转身去向吧台。

朋友倒是不以为然的样子,小声嘀咕“切,你能有什么事。”

“嘿,来啦。”酒保和李希侃还算熟识,“和以前一样?”

李希侃也跟着他笑起来,“不了,给我杯冰可乐。”

“这么乖?”

接过杯子,李希侃回头看了看朋友的位置,最终还是一个人缩去沙发角落。

跟着音乐的节奏晃动着脑袋,心中的燥郁丝毫不减,一晃神就又出现教室里的情景。又好像恍惚着看到毕雯珺对她笑,揉她的脑袋,脱下衣服给打了喷嚏的她。

这些都是李希侃拥有过却不敢抓住的东西。

晃了晃杯身,冰块清脆又欢快地撞击着杯壁,然后慢慢融化成冰球。碳酸气泡在口腔里炸开,泡沫泛在舌尖上,李希侃是偏爱汽水的。

可是可乐再好喝,融了冰后也不过只是一杯黑色糖水,还是涩的。

李希侃侧趴在桌子上,左手转着玻璃杯身,可乐加上冰块融化后的水就没了味道,棕黑色的水看上去毫无生气活力。

他突然开始想念柠檬茶,黄色艳丽又生机勃勃,认识的第一天在理发店门外毕雯珺递过来的柠檬茶,猎人身份的那瓶。

所以早在那个时候,猎人的箭头就瞄准了心脏,并且一击即中。

手机贴着裤腿开始振动,李希侃摸出手机不出意外的看到毕雯珺三个大字,嘲讽似的笑了笑又摁掉,继而关机塞回口袋。

是有点过分无理取闹了,李希侃看似张牙舞爪其实处事也是圆滑,倒不是滑头的意思,是说他知道该和什么样的人说什么的话做什么的事,并不是一个会随便任性的人。

害怕自己的任性会给别人带来困扰,可又很想任性闹脾气看看别人到底是否在意自己,但直到现在他还没遇到一个真正能包容他一切无论好坏的人。所以他甚至做好了摊牌彻底闹掰的准备。

得不到的不强留,但一定要离得远远的,李希侃向来信奉这条。

放空沉溺在自我的世界里,李希侃习惯了酒吧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却依旧懒得动弹,招招手让酒保来点烈的,试图模仿电视剧里的借酒消愁,也许喝醉了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

所以在毕雯珺联系黄新淳又冲向酒吧后,狐狸已经趴在桌上不省人事。

黑着脸把人翻起身靠在肩上,李希侃已经不知道睡着了还是喝晕了。自觉地在毕雯珺颈窝上蹭了蹭,寻找舒适的姿势,头发松软又蓬松,蹭得毕雯珺连带着心尖开始麻痒。

“李希侃?”毕雯珺拍了拍他的脸,手感意外的好。

“在…”

“为什么喝酒?”喝醉的小狐狸不吵不闹,比平时不知道乖了多少,毕雯珺寻思着是问话的好时机。

“难受…”李希侃嘟囔着小嘴,又皱起眉,真的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为什么难受?”

李希侃哼哼唧唧地不愿再开口,可能是衣服勒着难受李希侃伸手扯了扯领口,黑石项链露了出来。

石头折射出的灯光晃到了毕雯珺,他凑近了看,不像是李希侃会喜欢的夸张类型,那就应该是有什么重要意义了。

揪起链子的一角拉了一下,“说不说?不说给你把项链扔了。”

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刺激那样,李希侃闭着眼激动地抢回链子捂在胸口,呜呜咽咽地泛起泪花,“不可以…你们都欺负我…不行拿走…”

“好好好,不拿走。”毕雯珺耐着性子安抚,“那告诉我为什么生气?”

“不喜欢毕雯珺和别人待在一起,不高兴…”李希侃摸索着拽紧了毕雯珺的衣角,然后再一次小心翼翼地靠近。

毕雯珺愣了好久,看着李希侃闭着的双眼,灯光忽闪忽暗的在他脸上尽情刻画着温柔,就突然想好好的宠他,让他在自己面前虎,只敢在自己面前虎。

背上小人踏着夜色回家,脚步一深一浅的,毕雯珺歪头看了看趴在肩头睡得正香的李希侃,“是喜欢…毕雯珺吗?”

回答他的只是轻微的鼻鼾。

/

把狐狸放在床上褪去鞋子,又细心地掩好被角,毕雯珺叉着腰看着酒味略浓的李希侃,要放认识李希侃之前这会那人应该已经被丢出去了,更不可能还留在床上。

李希侃触碰到床后自觉的缩成一团,软软糯糯的一小点,毕雯珺歪头盯着李希侃的睡颜心情莫名愉悦了起来。

以至于忽略了门外的脚步声。

弟弟倚着门,声音里尽是嫌弃,“哥…你笑得好猥琐。”

毕雯珺翻了个白眼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笑得像个傻子,不自然地摸摸鼻子,带上了房门。

心脏跳动的声音太大了,会吵醒小狐狸的。

……喜欢吗?

-tbc-

评论(15)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