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洁癖 瞎磕勿扰

【毕侃】我警告你不要装B

感谢@花时花开 太太的文梗授权

一个实质好像和ABO没有什么关系的文

===



“我奉劝各位Alpha没事不要装B,很烦。”李希侃倚着毕雯珺严肃地说道。

/


明人不说暗话,李希侃是一个Omega。

可是进大厂这种危险横生的地方,还是伪装一下比较好,他可不想随随便便就被标记,丢人。

带着信息素抑制剂李希侃就这么愉快伪装成了Beta准备度过快乐的四个月。

其实吧,大厂的日子还是挺有趣的,李希侃和乐华几个都玩得挺好,主要乐华那几个都是B(等级),而且他们都是Beta,混在里面好掩人耳目呀。

但是奇怪也是真奇怪,比如正廷仓鼠一脸O像怎么会是B呢,丞丞老毕看着也很A啊竟然是个B。

乐华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招人都要统一性别。




呵,卖假抑制剂的奸商都应该拖出去打。

信息素抑制剂也能搞假!这是能开玩笑的吗??

大厂除了BO之外不知道要有多少Alpha,很危险的好吗!

练完舞的李希侃大汗淋漓的靠在墙角休息,卜凡凑过来贼兮兮地说,“哎侃子,你也是装Beta的啊。”

李希侃吓得跳起来捂住他的嘴,小心翼翼地环顾了四周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这边。

“你小点声!!什么叫也?难道你也?”

“那哪能呢,我纯A,A得不能再A了!你看看看看我都剃头上了。”卜凡凑着脑袋过来,“哪像你们一天天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累不累啊我都替你们累。”

李希侃嫌弃地把他的脑袋扒开,“那是还有谁也在装B,不止我一个?”

卜凡的眼神开始明显闪躲,“没…没啥,不能说。”

看他实在不方便,李希侃索性就放过了他转移了话题,“你怎么知道我在装B?”

“你这味道都冲天了啊哥哥,你自己闻不到?”

“…我鼻炎。”

/


午饭的时候李希侃和黄新淳搭伙,也就顺便和乐华line拼了桌,虽然信息素冲天,可离发情期还有几天,他没有在怕的。

再说了,都是一群B怕啥呀,这是在李希侃细致地观察了他们依然和往常一样的脸色得出的结论。



“丞丞,你…”Justin凑到范丞丞的耳边,用目光示意了一下李希侃,继而向他发出疑问。

范丞丞不可捉摸地微微点了下头,肯定了他的怀疑。

两个人心中同时卧槽了一声,埋下头不再做声。



“哎哎老毕,你不喝这可乐吗!给我吧!”李希侃看一顿饭都快吃完了,坐在对面的毕雯珺连易拉罐的拉环都还没有打开,站起身想要拿走它。

向来淡淡的毕雯珺难得动作迅猛地把可乐往后一撤,发现自己太过激动了以后才解释说,“太冰了,你不要喝。”

“什么啊!可乐就冰的才好喝啊!”李希侃不甘心地继续伸手。

毕雯珺干脆直接把可乐瓶往旁边范丞丞的桌上一砸,“我给他了。”

李希侃心里靠了一声,就算发情期快到了喝点冰的又没事!怎么现在连个B都能克我。

范丞丞和Justin把那瓶可乐你推过来我推过去,愣是没人敢动一下。

/


李希侃在宿舍里大喘着气,整个宿舍都是樱桃的气味,毕雯珺走进来的时候差点给这甜腻浓郁的味道熏得晕过去。

“怎么了?”毕雯珺走上去扶住了李希侃。

“没事…没事嘿嘿嘿”李希侃坐到床上,“帮我把抽屉里那个小瓶子拿来好不好,白色的那瓶。”

樱桃的浓腻香味钻进鼻腔,毕雯珺不动声色地看了李希侃一眼,而后者嘀嘀咕咕地念叨说这抑制剂效果时好时坏的没有注意他。


同公司的兄弟也不是没有Alpha,提出说要帮他暂时标记一下被他一口回绝了,李希侃摸摸脖子后的腺体原话是这样奇奇gaygay的他才不要。

他才不是骨科玩家。

李希侃把抑制贴小心翼翼地贴好之后,坐起身看向毕雯珺还没来得及脱下的训练服,目光在B等级的那块打着转转。

“老毕,你是B是吗?”

毕雯珺看着李希侃欲言又止的模样,干脆顺着他的问法嗯了一声,看看他想说什么。

“我…我其实是一个Omega,是装Beta的。”李希侃红着耳朵开始坦白。

毕雯珺揉了揉鼻子,心想我早就知道了,还是一个马上到发情期的Omega。也亏得毕雯珺的自制力够好,加上控制住了信息素的味道狐狸也没多个心眼。

自己当初到底为什么要陪那六个人玩什么集体装B的游戏。

“嗯。”揉了揉狐狸的头顶,“所以呢?”

“所以你要帮我保密啊!我看在你是一个B才告诉你的!”李希侃站起身坐去椅子上,“我想…想找个A暂时标记一下吧,这样下去有点不方便,这个垃圾商家我回去要给差评!”

毕雯珺看着他气鼓鼓的小脸,鬼使神差地开口,“其实我可…”

门突然嘭的一声被撞开,乐华的其他几个跟多米诺骨牌似的一个一个往里倒,被压在最下面的Justin心虚地抬起头扬起一个人畜无害地笑容,手忙脚乱地爬起身把哥哥们拽出去。

末了还不忘回头“嘿嘿嘿意外意外,你们继续继续。”

毕雯珺面无表情的盯着Justin关门的背影,颇感无奈地摁了摁太阳穴。

“你刚刚说啥?”

“…没事,我说可以去吃饭了。”

/

李希侃坐在食堂里,眼珠子在身边熙熙攘攘大男孩身上打转。

毕雯珺扳回了他的脑袋,“你干嘛,吃饭专心点。”

“哎老毕,你有没有闻到一股柠檬茶的味道。”

筷子顿了顿,毕雯珺面色如常的说你闻错了。

李希侃这会倒信誓旦旦地说绝对没有,看到旁边桌的林彦俊突然恍然大悟似的啊一声。

林彦俊是不是酸了啊!这橘子味都酸成柠檬了!

李希侃视线瞄着林彦俊,思索着酸是酸了点但总归是找着了个A,还是先自保一下要紧。

毕雯珺第三次叫回了心不在焉的李希侃,放下筷子问,“不舒服吗?”

李希侃摇摇头,“不是,老毕你说如果我找林彦俊问他要个暂时的标记他会不会同意啊。”

同不同意我不知道,但是我肯定会生气。

毕雯珺彻底沉下脸,带着不满的语调,“你问他啊,问我我怎么知道。”

“也对吼。”

/

毕雯珺现在挺想抽自己一下的,这个嘴巴怎么这么不听话。

完全没听出他的情绪的李希侃,真的蹦蹦跳跳地跑去和林彦俊玩得不亦热乎,人缘太好有时候也不OK 。

盘腿坐在自己小组的人群堆里,毕雯珺时不时瞟着李希侃的方向,看到李希侃笑倒在林彦俊身上,手下意识的攥紧了点。

尤长靖看着毕雯珺手中被揉得不成样的歌词单,吞了口口水,试图挽救歌词的悲惨命运,“那个…你还好吧?”

毕雯珺皮笑肉不笑地转回脑袋看向尤长靖,“你这个被标记的O为什么不管好自己的A。”

内心做出一百个问号脸,尤长靖茫然地看向林彦俊的方向,这怎么看都是正常的打打闹闹为什么要管…

因为毕雯珺散发的柠檬茶太过浓烈,尤长靖不自觉的往后挪了挪,顺着毕雯珺的视线他大概猜出来毕雯珺在不爽些什么。

李希侃的求生欲不强是公认的啊,再加上不敏感,上一次谁的信息素爆发他还一脸懵圈的问是不是有人的沐浴露洒了。

“嘿嘿嘿…还,还好啦我觉得。”

说是柠檬茶的气味其实不太对,准确的说是长岛冰茶的烈性气味。入口温和却后劲十足的长岛冰茶一直是带有强烈占有气息的一种信息素 ,平常毕雯珺都会刻意压制着,这会在封闭的练习室里散发出来不是一般的晃人心弦。

同在练习室的几个O明显开始躁动不安,相继被自己的A提出门外后,剩下刚被标记过的几个还算稳定的也开始好奇地往气味源头瞟,试图围观好戏。



李希侃又靠近嗅了嗅,“不OK啊林彦俊,你这信息素咋还能串味的呢,刚还橘子这会怎么又混上柠檬了?你混血吗?”

林彦俊露出好看的酒窝,手臂后撑着地面,整个身体往后仰瞥了瞥毕雯珺那边,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喔,没有啦,可能我买的柠檬染到衣服上了吧。”林彦俊甩了甩黑发,“怎么了吗,你是有什么事想和我说吼?”

“呃…你你可以帮我暂时标记下吗,我的抑制贴不太好用,而且你已经有O了我就不会太担心其他的…”李希侃被突如其来的拷问吓得磕磕绊绊的道出了缘由。

我到底再说什么。

林彦俊这会酒窝更深了,看到毕雯珺假装漫不经心又带着威胁性投来的视线,眼神故意在李希侃后颈的腺体打转。

再过了一会才发现自家甜心也炸毛了,瞪着他用手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毕雯珺看着尤长靖突然鬼畜的脸,哟这会怎么就不放心了啊。

樱桃的沁人心脾的香味愈发浓烈,混着长岛冰茶搅在一起意外的融洽,毕雯珺的燥热感也一点点出现。

“林彦俊,你怎么还带着酒味啊,很晕呐…”李希侃被强烈的信息素慑在原地,大脑开始晕晕乎乎,下意识瘫软在林彦俊怀中。

上头了…

林彦俊手忙脚乱地把李希侃丢去极速靠近的毕雯珺手中,再揽住尤长靖一副不关我的事不是我的锅的表情走出门去。

“你很讨厌诶!”尤长靖捶了下林彦俊的肩膀,后者笑嘻嘻地说咱做回媒人牵个红线嘛。

李希侃彻底晕迷在张扬的长岛冰茶怀里,迷迷糊糊地还喊着林彦俊帮个忙,包裹着冰茶的气息却又不可得,生理心理上的双重诱惑让他备受煎熬。

毕雯珺敛下眼帘,注视着在自己怀中蹭来蹭去的小狐狸,红嫩还有些水气的樱桃太过新鲜。

凑近李希侃的耳朵,“需要帮忙吗?”

李希侃点点头乖顺地把脑袋埋进毕雯珺怀里露出脖颈,怎么看都像一只温顺的小狐狸。

对着腺体轻咬下去,总感觉空气中一颗饱满红艳的樱桃炸了开来,绚丽又夺目。

李希侃得到解脱,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挣开毕雯珺的怀抱懵圈地看着毕雯珺唇角上扬的脸,捂着腺体一退再退。

我靠。

毕雯珺又恢复了慢悠悠的神态不慌不急地看着狐狸根根竖起的毛发,猎物到手后事就不用心急了,反正是迟早的事儿。

李希侃弹跳着蹦出门外,嘴里嚎着什么我失身了我靠我靠,刚站出走廊就看见依旧是乐华那个六个在墙壁旁排了一排鼓掌得正欢,撕去了各自的气味屏蔽贴,一时间走廊仿佛一个大型的菜市场。

“你们无聊没事干什么不行!非要装B啊!”李希侃捂住脖颈,踹了一脚跟上来的毕雯珺,气急败坏地跑走了。


毕雯珺笑开了看着耳尖滴血的狐狸背影,忽略其他人起哄的声音,大喊道“或许,永久标记了解一下啊!”


-end-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就很bad

评论(36)

热度(1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