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奶卷

毕侃洁癖 瞎磕勿扰

【毕侃】口是心非 Ⅶ

校园/甜/长

睁开眼睛,毕雯珺从沙发上坐起身抓了抓前夜被醉酒狐狸折腾得乱七八槽的头发,认命似地站起身走向房门。

房间里还是一片黑暗,熟睡的气息混着酒味漫得满屋子都是,毕雯珺一进门就皱起了鼻。

拉开窗帘透进来的阳光让李希侃一下子缩进了被子里,胡乱摸索着抓过一个枕头压在脑袋上,哼哼唧唧地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

毕雯珺叉着腰俯视着床上那一坨小东西,深吸一口气,得,今天也不用去学校了。

扯开李希侃压得严实的枕头,受到强光刺激的狐狸紧闭着双眼,红糟糟的鼻尖让人看得有些想笑。

毕雯珺附下身在李希侃耳边嘀咕了句什么,睡得半懵半醒的狐狸直接从床上蹦跳起来,还裹着一团被子警惕的看向四周。

可能是什么狐狸馅的粽子。

目光触及毕雯珺的视线后,李希侃明显放松了下去,吸了吸鼻子盯着被角的一小块发呆。

昨晚我都干了什么?

记忆止步在挂断电话后就此断片,李希侃拼命的在脑袋中寻找可也无果,好像恍然间揪住了一点点苗头,可这时李希侃小小地缓缓地打出一个了酒嗝,随后心虚地看向毕雯珺。

后者脸色又沉了几分,捏住鼻子面色颇为不善地和李希侃四目相对。

“那个…我昨天没乱讲什么话吧?”李希侃裹着被子努力缩小存在感。

“有。”毕雯珺倒是爽快了起来,“如果你指的是半夜突然起来扯着我死活要玩哥俩好继续喝的事的话。”

本来看狐狸熟睡了以为这篇可以轻松翻页,结果没想到李希侃是属于那种乖巧过后再暴露真性的人。

半夜迷迷糊糊地看见客厅一个人影吓得毕雯珺一个激灵,细看发现是同样迷糊的李希侃,说不上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的状态,总之闭着眼在客厅晃悠怎么看都有点吓人。

扶上李希侃的手臂,像是触发了什么开关或是上了发条的弹力玩具那样,李希侃一下子精神了起来,黏着毕雯珺要猜拳继续闹。

毕雯珺搂着已经把全身重量压在自己身上的李希侃,低头看他喋喋不休的嘴唇,脑子里全是狐狸带着点讨好意味的微笑和撒娇。

好吵。

一般这种情况,要怎么解决这张闭不上的嘴呢。

李希侃莫名其妙地看着毕雯珺突然泛红的耳尖,那抹可疑的红在李希侃问出“你嘴巴怎么这么肿”
以后彻底蔓延至整个脸庞。

丢下一句出来吃饭,毕雯珺逃跑似地跑出房间,走到餐厅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停了下来。

我心虚个什么劲。

面色如常的盛好饭,面色如常的看着李希侃顶着冲天辫哈欠连天的走出来,面如常色的坐下吃饭。

“哎老毕,今天不用去学校了对吧。”李希侃塞得满满一嘴的食物问。

“这么晚了,我跟老师请完假了。”

“耶!”小小的雀跃欢呼了起来,李希侃像革命解放了那样不知道在嘚瑟什么。

草草吞下饭菜,李希侃抽过一张纸巾擦嘴,“那我出去咯。”

毕雯珺不快地问,“你又要去哪?”

“哎呀今天不乱跑了嘛,我就去商场逛逛买点东西。”两人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起昨日李希侃去买醉的原因。

看毕雯珺没有再做声,李希侃生怕他反悔似的抓起钱包手机就往外跑,边跑还想着嗯?这么容易?

但终归是跑出来了,李希侃隐隐能感觉到毕雯珺对自己的态度,可又朦胧得看不真切不能确定,他还是没有太大的把握。

可是也许可以鼓起勇气试一下呢。

毕竟不是一个喜欢被动的人,秉承着爱就要说出来的想法长大,可能会因为害怕受到伤害而小小的自我怀疑,可万一这是一个值得拼一把的人呢。

李希侃摸不清毕雯珺的态度,但总总迹象好像都在表明他可以再勇敢一点,毕雯珺也没有为谁奔波提着心处处照顾吧。

也许,自己可能就是那个特殊的存在呢?

抖抖脑袋,将多余的想法清出脑后,李希侃想起今天跑出来的目的,去买些吃的玩的也给弟弟带点。

逃离学校生活怎么说都是个令人愉快的事情,李希侃手里扫荡零食脑袋里也没歇着。其实李希侃也不是讨厌学习,只不过是反感那个枯燥无味两点一线的生活,人是机灵的也靠着那点小聪明成绩稳在中上游,可后来泄了劲,连最后一点儿小聪明也不愿意用了。

所以当初见到毕雯珺那种大学霸心里是抗拒的吧,天天只知道学习有什么劲儿呢,可转念一想自己好像就是被这个大学霸一不小心勾了魂…

想到这李希侃瘪瘪嘴,掏出钱包准备刷卡结账,翻了几遍却也没发现银行卡的踪迹,李希侃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又在夹层中找了找,确实是不见了。

李希侃欲哭无泪地看了看钱包中的几个钢镚,随即扬起一个乖宝宝的笑容看向收银姐姐,“姐姐,能把我的东西先放旁边么,我等会就来结账。”

在家中的毕雯珺意料之中的接到了狐狸略带怒气的电话,“毕雯珺!你是不是把我的钱包给偷走了!”

“不是偷,是光明正大的拿,当时你眯着眼笑着看我把钱包拿走的时候可一点没反抗呢。”毕雯珺举着电话悠悠闲闲回答道,身体倒是已经走向玄关穿上鞋子。

“我那不是喝醉了吗!意识不清醒算什么啊!”

“谁真的喝醉了第二天还像你一样这么有精神,头都该疼死了好么。”

“……你快点过来商场结账!你知道我刚才有多尴尬吗!”

“行了,来了。”

/

等毕雯珺不慌不忙地逛进商店大门时,远远地就看见李希侃躲在墙角把玩着手机,这个人不管在哪缩起来好像都是小小的一坨。

像是心灵感应那般,毕雯珺刚走近李希侃就抬起了脑袋,站起身后还特别自然的扶着毕雯珺。

“你等一下…我蹲久了有点头晕。”

弯起的唇角带着自己都没有发现宠溺,毕雯珺掺着李希侃走向收银台,“这一篮筐吗?”

得到确定后毕雯珺解锁手机准备微信支付,想来这一次也给狐狸长了教训,还真以为拿着银行卡就能闯天下啊。

等眼前一阵黑缓和了过后,李希侃看着毕雯珺的动作,“哎?你干嘛帮我付?卡不是在你那吗?”

毕雯珺闻言扬了扬手里的袋子,耸耸肩,“对,所以你现在又欠了我一点东西了。”

“是你自己要付的啊!”李希侃跳起来单手搂住毕雯珺的脖子,走得倒是自在得很。

毕雯珺斜着眼往下瞟了李希侃一眼,又是那副标准的狐狸笑容,勾着比自己高了一点点的肩好像有一点吃力可也不愿意放下,两人就这么变变扭扭地走着谁也没说松手。

是能感觉的李希侃的变化的,在酒吧的时候看出了他对自己可能有些喜欢,然后不知道为什么选择要逃避。

到了今天好像发现专属李希侃的那股劲儿又回来了,像颗小炮弹似的横冲直撞。

毕雯珺又一次隔着衣料听见了自己强烈的心脏跳动的声音,好像真的不管李希侃是哪一种模样都很喜欢。

“你什么时候还我卡啊?”李希侃的话语适时的把毕雯珺扯了回来。

“反正你买了东西我帮你刷着怕什么。”

“哟?那我不是可以把你买破产?”

“但是你忘了买不买的权利也在我这。”李希侃扯了下嘴角看着毕雯珺玩味的脸,所以为什么说天蝎的最大特征就是腹黑,有时候他就觉得星座这玩意儿还是挺准的。

“那你说吧什么条件。”

毕雯珺没想到李希侃如此爽快的要交换条件,而后者摆正了心态以后就不再那么患得患失,此时内心还幻想着毕雯珺来一出什么霸道总裁献身的戏码。

耳边的绒毛像是被湿润的绒布擦拭了一般,毕雯珺的声音轻轻的飘过耳畔,李希侃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望去毕雯珺的方向。

他说,“不是快考试了吗,这次考试你进步两百名的话就还你,否则别想。”


“……毕雯珺你丫逗我好玩的吧?”

-tbc-

评论(9)

热度(290)